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如你所愿[12]

碎碎念x:

拖了好久的这个坑。_。默默趁着更文倒计时爬回来更一发x

这一章主要是张新杰视角恩x←终于要讲心脏杰的事有点小激动x

开始甜了,我保证这篇文是HE!

各种私设,ooc。


前11章走这边→[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张新杰从来没有想到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一向不会多想的他逐渐逐渐似乎被带入了什么思想的漩涡中,让他进退两难。


自从他来到霸图,因为他太过于苛刻的安排确实给整个战队的成员带来了很多麻烦。有些人就不太开心了,他们又不得不承认张新杰是一个好选手,如果他们真的一心想要战队有好的前途,将张新杰赶出霸图就足以证明他们的居心叵测,他们的韩队长又是一个很是非分明的人,估计会被大骂一通然后彻底被赶出霸图。


张新杰加入霸图一段时间后,用他的实力在队内树立起了一定的威严,那些再七嘴八舌的人也只有被他们韩队长骂一顿的份了,也只能忍气吞声闭了嘴。

即使如此,张新杰刚入霸图的那一段时光过得并不是很好。霸图本身就是一种紧绷着的气氛,张新杰不是不喜欢,而是起初很不适应这样的空气。

最初的改变来自于中午食堂的改变,一向雷厉风行的韩文清在某一天午饭时间,坐到了张新杰的对面。

然后食堂中午的气氛就越来越可怕。他们互不交谈,只是低头专注的做着眼前的事。


“最近韩队有没有和你交流过。”经理把张新杰叫过去的那天他这么问着。

“有,关于下一场的人员布置。”张新杰回答。

“额,生活方面呢?”

张新杰听到后立刻就想起最近发生在食堂的事,“有,最近队长中午坐在我的对面。”

听到之后经理也只好现在心里给霸图食堂点了支蜡烛。

“小张,你觉得韩队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谈起对韩文清的第一印象,张新杰想到的就是一个威严的队长的形象,虽然他确实很严厉,大部分队员们都知道他是一个好队长,绝对没有任何怨恨他的情感。

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是一个好队长,我很尊重他。”张新杰回答。

“你是一个出色的选手,他有了你的话,一定没有问题。”临走前,经理这么对张新杰说着。

之后没过几天,他就成为了霸图的副队长。


两人有了更多的交流,食堂的气氛也有了改观。


于此同时,张新杰的时间表也在这段时间里不停的变动着,自从他变成副队长之后,有太多的事情会打乱他的时间。他并不是那种十分个人主义的人,所以基于一切因素考虑,將自己的時間表暫時定了下來。

第四賽季最後一場決賽由霸圖對陣嘉世,霸圖全員整裝待發。

他們有最優秀的隊員們,霸图在第四赛季夺冠。


那个夏休期张新杰和韩文清只是回家了1个星期左右,就回到了霸图。每次看到奖杯和大家的合照,心中便多了几丝温暖。

他們很明白,一如既往并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实现的。

也確實不在那麼容易。


那天早上张新杰从梦中惊醒,下意识先看了看时间,却还不到他平时起床的时间,回忆着梦里的内容,张新杰不由的又多看了几眼时间,确认没有错误之后深吸一口气带上眼镜下了床。

自从昨天的那些人走了之后,整个屋子都变得似乎宽敞了许多,清晨的阳光照进窗内,将地板照的亮了许多,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浮在上面的灰尘。

张新杰穿戴整齐来到客厅的时候,客厅里难得没有人,叶修似乎今天终于乖乖回房间睡觉去了,因为时间太早,其他的人并没有醒过来。张新杰顺手拉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牛奶,又在储物柜里找到了麦片,简单加工后便是他的早餐。

之后是例行的快走,准备回去的时候也不忘给那些家里的人买一些吃的回去。

张新杰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越来越贴近自己还是独自生活的那段经历了。


至少,别人不用为了他而改变。


“诶哟,张新杰回来了啊。”正准备上楼,张新杰就听到身后响起的声音,转头一看发现叶修站在他的身后。

“你走路一直没声音。”张新杰说着,已经迈步开始上楼。

“并不是一直都没声音,现在走路都是飘着走,当然没声音。”叶修这么说着也跟在张新杰的后面慢慢上楼。

“以为你在休息,看起来我想多了。”张新杰说。

“你确实想多了,现在时间紧任务重,我怎么还敢休息....”叶修叹了口气。

“在调查什么?”张新杰问。

“调查你的事。”叶修回答。

“什么事?”张新杰继续问。

“你说是什么事?”叶修反问。

听到这里张新杰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继续上楼。

开门,进屋,关门。

张新杰一板一拍的将买来的东西分类放好,叶修就站在旁边,看着张新杰做事。

“你知道么,那些因为你而改变的人不会再变回从前了。”突然,叶修这么说着。

“你并没有尝试过,又怎么知道。”张新杰回答。

“同样,你也没有尝试过,所以用现在的时间来尝试?”

“这是在收集必要的东西。”

“这么做会失去曾经你所拥有的东西。”

听了叶修的话,张新杰一直控制住的情绪一时有些激动,他转过身,向房间走去,没有再回过头。

叶修也没再说什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缓缓点起一支烟。


说起韩文清和张新杰的感情,原本两人已经有一些交情,话题也不这么严肃。那几天Q市整天的怪天气,很多的队员因此都生病了,感冒的人群颇多。

张新杰本以为自己可以躲得过,但是很不幸的是他并没有躲过。虽然没有生什么病,但是怪天气却是把他的胃病给硬硬的翻了出来。

那天早上张新杰去监督张佳乐吃药之后才来到训练室,发现韩文清像往常一样已经坐在训练室里,进行着日常的训练。

“队长,早。”张新杰打开韩文清身边的电脑之后说着。

“早,新杰。”韩文清回复着。

然后两人变没有什么交谈,安静的坐在位置上训练。

“张佳乐生病了,今天来不了训练。”在训练告一段落的时候张新杰转头对韩文清说着。

“看到你去他房间,他生什么病了?”韩文清问。

“发烧,今早量39度。”张新杰回答。

“知道了,你呢?”韩文清听了微微点点头继续问着。

“胃不舒服,没有大碍。”张新杰回答着。

然后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就发现食堂里多了一些食物,比如小米粥,菠菜一类的,清淡的让有些人要哭出来了。

张新杰刚坐到韩文清的对面,就见对面的人站了起来。

“要吃什么?我帮你。”

“清淡一点,两个鸡蛋,其他的你看。”

张新杰听到微微愣了愣,抬头发现韩文清在等着自己回答,因为没有去看今天吃什么,只能这么和韩文清说。

然后张新杰的桌上就出现了一碗小米粥,两个鸡蛋,一杯蜂蜜水,还有各种什么南瓜,菠菜,胡萝卜一类的蔬菜,张新杰看了看也没有说什么。

这一顿午餐之后张新杰确实觉得自己的胃好了很多,走的时候也给张佳乐也带了一份差不多的午餐。

张新杰逐渐回想了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的韩文清和现在的韩文清,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差,但确实在这几年的光阴中变了很多,以至于有时候让张新杰觉得有些陌生。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因为,队长喜欢副队你吧。”张佳乐是这么说的。

“别乱说。”张新杰立刻否定。

“我没有乱说!上次问了大孙,大孙是这么说的!”张佳乐理直气壮的说着。

“他们像同一种人。”张新杰说着,“但是,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并不是没有可能啊!虽然我之前没有怎么接触过队长,不过,总觉得是一个看着就很可怕的人啊。去年我来到霸图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那时的韩文清和队长是同一个人啊!”张佳乐说着,微微顿了顿,“而且,副队你真的不喜欢队长吗?”


因为自己,让韩文清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吗?

张新杰这么问着自己。

就算他喜欢韩文清,韩文清也不会喜欢他。这是张新杰所想的,然而事情只是越变越离谱,然后真的就偏离了张新杰的剧本。

然后就发生了韩文清在训练室里强吻张新杰被张佳乐拍下来的那件事。

“新杰,可以考虑一下吗?”

“.......”从惊异中被拉回的张新杰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韩文清没有催他,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我会考虑。”张新杰感受到了来自韩文清眼中炽热的视线,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训练室。


他真的变了,因为自己。

这是张新杰最后的答案。

这之后就传来了叶修死亡的消息,第二天韩文清失踪。


“居然是这样?”苏沐秋坐在沙发上,叶修枕在他的腿上,静静的听着叶修叙述这件事。

“是啊,啧啧,想不到老韩还是这么感性的一个人。”叶修转了个身,整个人趴在苏沐秋的腿上。

“恩....这么一想,也就明白张新杰到这里的原因了。”苏沐秋点了点头,顺手理了理趴在自己腿上那只的头发。

“看来没老韩真不行啊,真的要我去把他找来?”

“难道还要我去?”苏沐秋反问。

“行行行,我去我去。”叶修无奈。


张新杰听到有人在敲他的门,起身去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苏沐秋。

“有什么事?”张新杰问。

“恩....阿修让我给你的。”苏沐秋将手上的纸条递给张新杰,然后就离开了。

张新杰关上门,打开纸条,上面有一个地址,是B市江边的一条路,下面还写了一个时间,今天晚上9点。

然后张新杰莫名的好像就接受了,他都不知道到哪里会遇到什么,九点钟就准时出门了。

夜晚的江边十分安静,星星点点的灯光,偶尔可以看到穿上的客船,以及里面传出的歌声,路灯并不是特别亮,空荡荡的路上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辆车,让张新杰觉得有些古怪。

逐渐,对面走过来了一个人,两人越走越近,直到两人之间只有不到30米的距离的时候,张新杰才逐渐看清了对方的面容。

两个人分别停下脚步,伫立在原地,注视着对方。

“队长,晚上好。”张新杰先开口打破了寂静。

“晚上好。”韩文清回答。

“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张新杰说着已经转身,没走几步就被从后面追来的韩文清抓住了手。

“什么时候回霸图?”他问。

“暂时不回去。”张新杰没有回头。

“为什么?你在害怕什么?”韩文清追问着。

“我没有。”张新杰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激动,但很快又冷静下来,“因位我改变不是好事。”

“这样的改变我愿意。”韩文清说着。

“我不愿意,你永远是你自己,不该轻易改变自己的人生。”张新杰这么说着。

“我的人生可以和你一起度过。”韩文清说。

张新杰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韩文清开口。

“考虑有结果?”韩文清问。

“有。”张新杰说着,“得到了错误的结果,然后我离开了霸图。”

“既然是错的,现在重新考虑。”韩文清说。

往往有时候人就是很固执,张新杰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6年的时光,最明白自己的人往往就是自己,张新杰知道他对韩文清的感情,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偶尔会梦到韩文清的张新杰每次醒来的时候都有些无奈。

而那时在训练室,韩文清强吻他的时候他的意识就算是在反抗,身体却没有一丝反抗的意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现实总是很残酷!

也许张新杰真的比自己想的要更喜欢韩文清。

这一次,他真的想错了,也做错了。

“我的错。”张新杰沉默了许久,缓缓开口。

“不全是你的错。”韩文清听了张新杰的话之后拉了拉他的手把张新杰拉到他的怀里,从后面抱住他。“什么时候回去?”

“今晚就回去。”被抱住的张新杰微微笑了笑。

他们站的位置附近有一个小店,小店的延展台上刚好可以看到那里发生的一切,而叶修和苏沐秋正好就坐在那里,桌上放着一些零零碎碎的吃的。

“终于解决了。”叶修看了看路边的两个人,唇边带上了笑意。

“对啊,”苏沐秋用一只手撑着头,也笑了笑。

“沐秋,要不要喝?”叶修将刚上的冷饮放到桌子中央,在里面插上了两根吸管。

“要啊!今晚的夜宵怎么又是我出钱呀!”苏沐秋将剥好的花生放到叶修嘴边,叶修微微张口将他手上的花生吃了。

“哎哟,我都忘了是你出钱了!早知道就再多点一点了!”叶修说着,狠狠的吸了一口冷饮,像是冷饮和他有仇似得。

“阿修你真是越来越调皮了。”苏沐秋听了探出身子伸出手弹了弹他的额头。

“沐秋你不喜欢哥调皮一点?”叶修挑眉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苏沐秋。

“当然喜欢啦。”苏沐秋无奈的笑了笑。

河中里已经暗淡下来的渔火依然星星点点的散落在河中,夹杂着轻风,向远处飘去,承载着梦想,也承载着未来....


————————TBC————————

已经在向着HE的路上发展了!

这章不甜嘛!???xx


评论(2)
热度(12)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