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Live Ways(6)

我今早想好了100个昨天没更新的理由,才开始码字的x

说说题外话,我手机三星大爷的,电脑平时要看直播,所以我用手机自带的Note码字。最烦的就是每次复制粘贴都要重新排格式。
第零章码的最少7页,然后到现在的第六章…13页。
虽然这一章算是对昨天我摸鱼没更新的补偿x不过正常情况一章也就10页左右。

看这张图片



66除以7平均数差不多就是10x

不废话了,下面正文~


贴吧地址: [地址]

前文走这边↓
[0] [1] [2] [3] [4] [5]


——————


[6] 

从加油站回来的路上,路人变得异常沉默,一直冲在最前面,默默的清理着挡路的感染者。虽然工作效率是高,但这样的沉默让狮子有点方。 

这时候就只有靠狮子活跃气氛了。 

『啊啊!我绿了!路人救我!』狮子推开刚刚吐了他一头一脸的Boomber,由于眼前绿的他啥都看不清,他只好向路人求救。 

路人听到狮子的求救,立刻调转枪口将还在那边妄图接近狮子的Boomber打爆。 

『好枪法!』狮子将脸上的粘稠物摸干净,又给手上的狙击枪填充好子弹,『大力的表扬你!再接再厉!』 

然而路人听着这就是上司表扬公司小新人的语气。 

『好的好的,狮子领导您先过来拿药,方便我继续互送您啊。』路人面无表情的回答着狮子。 

『好嘞。』狮子跑到了路人的方向拿起了药瓶放进口袋里,『话说回来,我们这一路还没有遇到Witch和Tank啊。』 

『我告诉你你别乱立Flag,无论遇到哪一个我们都吃不消的。』路人也一直有点担心,狮子这么一立Flag之后,路人感觉有点慌。
 
『这有什么难的,之前我和白鼠不也是两个人解决Witch和Tank吗?』狮子满脸自豪的说。 

『那我和局长也两个人解决过啊!』路人回话。 

『所以啊,你到底在方什么?』狮子问。 

『因为你偷偷藏了一个燃烧弹。』路人无奈的扶额。 

『我靠,这也被你发现了。』狮子悄悄做的事突然被路人说了出来,原本是想给路人一个惊喜的,被发现了的狮子无奈的拿出了燃烧弹。 

其实路人知道狮子有燃烧弹的时候,他的心就放下一半了。至少Tank是不要紧了,至于Witch…… 

『嘘…』狮子突然将手上的照明设备关掉,向前迈了一步,护在路人的前方眼睛左右环顾着。看到狮子的动作,路人的手下意识按掉了手电。 

『我好像听到了Witch的哭声……』狮子闭上眼睛仔细的捕捉着声音的来源。 

『我没听见…你再确认一下。』路人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学着局长整天立Flag了。 

狮子站在原地仔细听了一会儿,转身对正在保护狮子背后的路人点了点头。 

『方位呢?』路人问,一路下来路人也发现了狮子听力方面独特的才能,逐渐也就不质疑他的听力了,大部分时候还需要依靠他的听力。

『嗯…听起来是出口下楼之后的左边。』狮子回答。 

『靠,那里是必经之路。』路人皱了皱眉,那里地形不开阔,是一条直路,也就是他们只能后退,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走位。他们两个人还剩下两瓶药,一个燃烧弹。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被Witch扑倒了,都是非常不妙的。 

但从这个出口出去之后,再穿过一条大路就是安全屋了。

论两人的枪法,狮子枪法一般,虽然不能算特别烂,但听他曾经的叙述,他第一次见Witch的时候,十分安定的走过去盯着他看,然后就被扑倒了。后面的几次也是因为一紧张,原本使用连喷可以四发入魂,他硬生生四发一发没中,然后又被扑倒了。 
至于路人,平时这些危险的事都是局长在做,他枪法不错可是不常用喷。

『一会儿走道上的Witch我解决,你保护好自己。』路人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他自己来,『我记得上次局长在2楼某一个房间里藏了把喷。』 

『知道了,你要小心,我在旁边支援你。』狮子点头回答。 

两人在二楼房间里找到了路人说的那把连喷,幸运的事子弹还剩下不少。 

『这么说以前都是局长打Witch?』狮子问。 

『嗯,因为那个傻逼嫌弃我用喷菜。』路人一脸嫌弃的盯着手上的喷,就像那把喷就是局长一样。 

『有什么菜不菜的!我就算经常被Witch扑也没见白鼠嫌弃我!』狮子说。 

『那是因为白鼠是真爱。』路人一本正经的告诉狮子。 

耳边Witch的哭声越来越响,意味着他们已经十分接近Witch了。两人转过最后一个转角,果然看到了Witch正跪坐在路中央哭泣着。 

路人给手上的连喷装上了10发子弹。 而狮子没有紧跟在路人身后,过了一会儿才跟上来。 

『先别急着开枪,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狮子说。

『怎么了?』路人问。 

『打完Witch出门之后会有尸潮,我刚刚在楼上看到的,好大的一波,正在朝这边来。』狮子缓缓的说。 

『靠,明明安全屋就在眼前。』路人轻咬着他的下嘴唇,他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不如这样,等Witch死了,我们换成近战,再嗑点药,应该能勉强到安全屋。』 

『好,不过首先还是看你了!』狮子点头认同,已经抬起了狙击枪对准了不远处的Witch。 

路人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抬起了手里的枪。 

碰!

子弹射中Witch的同时,Witch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站起来向路人疯扑了过来,路人向后退了两步,又开了一枪。 

射偏了!子弹打在了一边的墙上,路人连连忙再次后退,连续开了两枪,两枪都射中了,在Witch的身上炸开了血花。 

最后一枪。路人的后背已经贴着墙了,Witch就在他的眼前3步距离,他举起枪向前开了一枪,Witch终于倒下了,细长的手指已经划到了路人的脸,留下了两道血痕。 

路人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你没事吧!』狮子见Witch倒下了赶忙跑到路人身边。

『我没事,只是破相了而已。』路人无奈的摸了摸他脸上的抓痕。 

『没事就好,快嗑药,我们冲。』狮子长舒了一口气,拿出放在兜里的药瓶,扭开将剩下的药全部塞嘴里,将空药瓶扔在了一边。路人点了点头,吃了药片之后跟随着狮子冲出了紧急出口。 

不远处的安全屋内,室外的嘈杂声传进了局长的耳里,他走到窗边朝着窗子外望了一眼,远远的就看到一大波尸潮。 

『白鼠,你快来。』局长朝着正在一旁整理药品的白鼠招招手,白鼠一脸疑惑的走到局长身边。 

『奇怪,怎么会有尸潮。』白鼠也觉得有些奇怪。

局长又低头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箭步走到桌边随便摸起一把枪,便冲出了安全室。 

难道是……白鼠看了看局长的动作,突然明白了,也立刻拿起枪背上包,临出门时捡了一个被扔在门口的炸弹。 

门外,路人和狮子被尸潮隔开了,就在他们身前不远处,一只Hunter正在跃跃欲试,他在续力之后高高跃起,向路人扑去,路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Hunter按倒在了地上。 

遭了!一旁的狮子转头看到了路人身上的Hunter,却因为被分隔的太远,他没有办法救他。 

完蛋了,这样下去估计不是重伤就是……路人感觉他的眼前已经有点儿黑,逐渐看不清眼前的感染者了。 

『从路人身上滚开,贱狗!』正当他即将失去意识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内。局长抬起抢对着路人的身边一通扫射,另一边的白鼠也赶忙跑过去解救被围困的狮子。 

局长向倒在地上的路人冲了过去,路人已经失去了意识,身上没有什么太深的伤口,只是刚刚被Hunter抓伤。 

局长转头示意一旁扶着狮子的白鼠撤退,白鼠点点头,从身后拿出炸弹向身后扔去,原本正在追赶4人的感染者们都围到了炸弹边,随后被炸的血肉模糊。

局长最先抱着路人冲进安全屋,随后白鼠扶着狮子进了门,白鼠将狮子扶到墙边坐下,才回头关上安全室的门。

———TBC———

我才发现剧情好拖呀……我不管我就是要写他们怎么打感染者……x

评论(4)
热度(11)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