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Live Ways(11)

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用电脑码文2333

有一点不习惯了2333所以超字数超的特别多2333

上一个月真的好高产x


贴吧地址: [地址]

前文走这边↓
[0] [1] [2] [3] [4] [5] [6] [7] [8] [9] [10]

——————

[11]

白鼠用手枪步枪的枪托彻底把照相馆的玻璃门打碎了,还十分一本正经的把所有留在门框里的玻璃碎都敲了下来。然而这一间照相馆的窗子和半边门都已经被砸坏了,看得出来有不少人都进来过。 


狮子先在里面逛了一圈,没有任何的物资。 


那白鼠到底带他来干嘛?狮子的内心疑惑不已,抬起头见白鼠已经走了进来,赶快跟着他走进了柜台内的小房间里。 


里面的房间有一些黑,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靠墙的位置放着很多很高的柜子。 


『这些高架子上是什什么?』狮子抬头四下仰望了一下问白鼠。 


『看上去很像相册对吧?』白鼠走到门后将门后放着的楼梯拿了出来,拿着楼梯走到了左边中间的那一个柜子下方,斜架在了柜子上,由于梯子是比较老的木质楼梯,狮子特别担心白鼠会摔下来,赶快跑过去帮他扶着梯子的下端。 


白鼠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那几格中歪歪斜斜放着的小本,找到了一台开始顺着翻阅上面的本子。 


『这里被对感染者部队用来放被驱逐者的备份资料。』白鼠说着从稍微高一点的架子里拿出一本本子,然后扔给了狮子。狮子腾出一只扶着梯子的手接住了白鼠扔下来的书。 


『没事的,这梯子比看上去的要稳…比起这个这些本子你可以翻开看看。』白鼠一只手抱着一本本子,另一只手扶着梯子缓缓的爬了下来,把手上的另一本本子也递给了狮子。 


狮子翻开了刚刚白鼠递给他的那本本子,翻开的第一页上贴着照片,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他的照片,并不是正式的照片,好像什么时候哪个位置偷拍的…… 


照片的下面清清楚楚写着他的个人信息,这些信息他们避免不了要登记,只要登记过无论如何都查的到。 


狮子没有在第一页做过多停顿,直接翻到了第二页。 


第二页上一共有三栏。 


第一栏是行踪记录,最后一次记录到狮子的位置就是几星期前他和白鼠抢物资的那一天,毕竟从那天之后他们就一直在躲着这些类似政府的人。 


第三栏简明易懂,生死确认,已经确认死亡的是X,失踪或无法确定生死的是O,生还者的那里就是空白的。


第二栏是接触人员。第一个名字写的就是白鼠,第二行才陆陆续续写了其他人的名字,有些是狮子十分熟悉的,比如小可儿,柠檬。其中也有些有些陌生的名字。狮子的视线顺着这些名字向下看,直到一个密密麻麻的各种名字中的一个映入他的眼帘。 


『白鼠……白鼠!』狮子叫到。 


『什么事?』白鼠蹲在尽头的书架下翻着面前的书。 


 『…你快过来看!十万火急!』狮子不等白鼠走过来就已经跑过去了,白鼠转过头看了看狮子手指的地方。 


A路人?! 


『应该是今早你们出去的时候被看到了吧。』白鼠看到这个名字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 


……真的是这样?狮子的心中的疑惑还是解不开,虽然白鼠说的确实符合常理,但是似乎有什么地方的逻辑不对。 


『不要多想了,快过来帮我收收这些书。』白鼠朝着狮子招招手,狮子拿起自己的和地上房子的那本书走到白鼠身边。 


 白鼠把剩下的两本放在了狮子的手上,一边打开了上面的那一本随手翻了翻,白鼠将那一本书翻到了第二页然后两只手抬着把书竖起来面对着狮子。狮子望着白鼠举在自己面前的书页,那本书是路人的,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他的个人信息。


好像和他从路人口中听到的内容大致上差不多...等等......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什么!?30岁!?!』狮子惊呼,他对面的白鼠一脸黑线,他叫狮子看的明明不是这个,狮子又注意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


『虽然没听路人提过,他的年龄我是根据局长说的情况推测的...』虽然注意的地方不对,但是事实确实也让白鼠有一点震惊。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和你一样大呢。』狮子感叹,『感觉不超过20岁。』


『不显老是好事啊。』白鼠回答,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对,怎么又被狮子把话题带歪了。


『咳咳,你看工作那一栏。』白鼠强行把话题拉回正轨上,用右手指了指书页上他正在说的那一栏,『路人好像之前还是高中英文教师。』


这样的信息好像突然让狮子想起了什么,好像是被他遗忘的什么东西。


『上面有没有写时间?』狮子问。


『...恩,没有,不过应该是他在找到后面这份公司工作之前的事...』白鼠将书放下,用右手食指抵住他的下颚,『路人比局长大6岁...局长16岁到路人家里...那时候路人还没有找到现在这份工作...那他在学校的时候,应该是24岁左右的样子。』


突然一下这个问题就变得好复杂...狮子自己也盘算起来,然而算了半天还是没算清,然后他就这么暂时放弃了。


『话说回来,白鼠你找这些干嘛呀?』狮子把他们四个人的档案塞进了他自己的包里问在他身旁整理背包的白鼠。


『烧掉。』白鼠简明易懂的回答。


狮子想想也明白白鼠所想的了,毕竟无论是他和白鼠,还是路人和局长,都是被政府驱逐的人,而且还有其他的被驱逐者在现在或是将来会来到这片区域里,这样容易泄露个人资料,还容易引来不必要的打斗。


毕竟他和白鼠自从开始抵抗感染者开始,他们的这种天赋和才能就没有少成为其他人的眼中钉。可能在这一方面路人和局长的遭遇也和他们差不多。


『上次我来的时候,已经把可儿和柠檬的带走烧掉了。』白鼠淡淡的说着。


『他们没事吗?』狮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如果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应该不要紧,单独行动的话...』白鼠欲言又止。


他们两个人还是凶多吉少...狮子想到这里也只能在心中祈祷两个人平安无事了。


『对了狮子,你知道KB和哦漏么?』快走到照相馆门口的时候,白鼠突然冷不丁的问到。


『知道啊,两个人都是搞音乐的,挺有名的。』狮子回答。


『他们和局长和路人好像有孽缘。』白鼠冷冷的说着。


狮子微微愣了愣,到现在为止得到的情报来看,只是对枪比较熟悉的路人可以强行算是一个比较普通的人。那局长呢?一个15岁独自逃离精神病院,冷兵器热兵器使用自由,还有一定的医疗基础,谁会相信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现在他们俩还和搞音乐的网红也有关系,他们的真实身份就更迷了。


『这两个人绝对不简单啊...』狮子一边感叹,一边给手上刚换的榴弹发射器装了两发炮弹。


『狮子你拿着我的斧子走前面吧,别动不动就用榴弹对着面前开炮啊!』白鼠出门前再一次告诫着狮子,毕竟这种事以前发生过不止一次。


『知道了!交给我吧!』狮子自信满满的朝白鼠比了个V字。


局长和路人带上刚刚路边找到的补给走进了一条小巷,里面堆满了垃圾,不知道是真的垃圾还是什么别的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出来呼吸了一些清新空气的路人感觉舒服多了,虽然局长给他了一把狙并且不让他像往常一样走前面让他觉得很不爽...然而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


突然,走在他前面的局长停住了脚步,还在走神的路人直接撞在了局长的背上。


『怎么了...?』路人微微抬起头看着局长。


『刚刚那边明明有枪声,现在却安静的太诡异了...可能有人想要在前面路口埋伏我们。』局长侧过身体贴着墙,左手护住身后的路人。


路人没有说话,明显也是感到了前面空气的奇异。他轻轻的用食指戳了戳局长的手臂,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向了前面的路口。


这是‘我走前面看看情况的意思’,局长和路人通常在保持安静的情况下都是用手语交流,所以他对路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反正再怎么阻止路人他也不听,局长想了想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他还是比较信任路人应对突袭的能力的。


得到准许的路人抬起手上的狙缓慢的移动到了局长的前面,局长紧跟其后,两个人贴着墙一直挪动到了路口。


感觉已经可以感受到在墙的另一边的那些人的呼吸了。


路人回过头,朝着局长竖起三根手指,局长点点头手指放在了枪的扳机上。


路人一个健步迈出,随之扣动了手上的扳机,墙那边的人向前翻滚躲过了路人的子弹,随后绕到了他的身后抽出腰间的斧子两只手捏住斧柄,勒住路人的脖颈。跟在路人身后出动的局长则看到了在那人之后还有一个人,他抬起手里的喷向前跑了两步,随即转身伸出腿将站在后面的人撂倒在地,随一只手按住地上的人的手,另一只手里的喷抵着地上的人的背。


『不许动,敢动我动手(开枪)了!』挟持路人的人和局长异口同声的叫到。


整件事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他们四个人都还没有看到对方两个人的脸就变成了这个局势,直到他们说话他们才觉得这声音有点儿耳熟。


局长定睛一看,那个被自己撂倒在地上的人,脸朝地整个人趴在地上的人不是狮子么!?局长赶忙收回手上的枪。


『疼疼疼!停火啊打的是友军!』还趴在地上的狮子大吼。


『什么啊,你们吓死人了!』局长面朝着地上的狮子说着。


『你们才是好吗...杀气满满的就冲出来了。』白鼠默默的盯着眼前的两个人。


『白鼠,我...我要窒息了...咳咳』路人不停的咳嗽着。


即使四个人并不是刻意想要攻击对方,但是他们的身体本能这么做了,这样的本能反应并不是每一个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更何况这四个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不是普通人。


—————TBC—————


评论(1)
热度(6)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