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Live Ways(16)

更新更新(இωஇ )……整天咸鱼。


↓前文走这边!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16)

每个人的心中的都有一个秘密。有些人会把秘密隐藏在心底,那是因为他没有有足够的勇气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对路人来说就是这样的,他没办法想象局长听到他的真实情况的样子。

此刻他甚至已经开始思考到底要不要离开这个队伍了,毕竟这幅身体对他们来说就是累赘。

“路人,路人。”局长的呼唤才将路人从他繁杂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恩…恩?”路人应了一声。

“这种时候还发呆?小心被打飞出去。”狮子蹲在一边乐呵呵的笑着。

“草拟粑粑笑什么笑!白鼠呢?”路人白了狮子一眼,四下环顾了一下没有看到白鼠的身影,转头问局长。

“他说要准备点东西。”局长抬手,用指关节轻轻的扣了扣仓库外的那面瓷砖墙壁。

准备什么东西……路人很好奇,正打算偷偷的摸过去看看,迎面就撞上了回来的白鼠。

“已经准备完了?”局长微微向后仰头问白鼠。

“恩,准备好了。”白鼠回答到,拉着路人的手走回了局长和狮子身边,重新拿出燃烧瓶的同时,左手将口袋里的东西摸了出来,塞进了路人的手里。

路人摊开手掌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东西,是四根已经对好了药水的针。

“不舒服的话马上插针。”白鼠压低了声音说到,之后便站起身,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蹲在原地做了会儿深呼吸,最后给一直在担心他的狮子打了个OK的手势。

后者虽然并没有就此安心,却也还是点了点头。

白鼠紧握燃烧弹,用力向上扔去,燃烧瓶划出一道火线越过了墙壁,随着一声撞击碎裂在了地上,伴随着一声嘶吼撞出了一片火海。

成功了。

“退后!到外面去!”路人见状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向刚来的那片空地跑去,他身后紧跟着的是局长,随后狮子也拉着白鼠的手狂奔出来。

没过多久,一个全身燃烧着火焰的Tank出现在了四人面前,它看上去十分愤怒,用他的双手不停的捶着地面,以至于他脚下的那块地面已经全部裂开了。

白鼠和狮子拿出了枪,对着眼前暴躁的生物一顿射击,在对方裸露的皮肤上留下了丝丝血痕。

tank疯狂的向狮子和白鼠扑来。

“退后退后!!”白鼠大喊,带着狮子向后退。

“喂那边的!还没好吗??”狮子扯着嗓子问蹲在草丛里的局路二人。

草丛里,局长把枪扔到了一边。

“该死,果然没有子弹了。”局长皱了皱眉。

“怎么办?他们二人好像快撑不住了。”路人有些焦急的问。

“你把枪给我,你在这里注意。”局长说。

“为什么?”路人一脸严肃的问。

“你是伤病员,自然要特别处理。”局长回答。

“那你们不也是伤病员。”路人的眼神突然暗淡了下来,“我不想成为你们的累赘。”

局长听到路人的话微微愣了愣,他仍然没有得知路人心里的想法,看白鼠的样子估计已经知道了,明明最该了解他的人却连他想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他简直太差劲了。

究竟要怎么做才是对的。

他连他喜欢的人的想法都不知道,还总是这么任性的一意孤行。

“白痴,就算你不是伤病员,我也不会让你去的。”局长对路人挑了挑眉。

有些时候,这样性格的自己反而会让他安心下来。

“为什么啊……我明明比你强!”路人问。

因为这个人总是喜欢逞强,总觉得自己年龄大应该要多承担一些事。

“因为,”局长微微垂下眼帘。

因为…………

“我喜欢你啊。”

局长很清楚,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因为他已经默默的关注了他这么多年,却一直无法开口。

一开始,路人在他的眼里就是哥哥一样的存在。后来,他把路人当做了他的兄弟。再后来,他把路人当做了他唯一的家人。

他们之间只差一步,但却没有一个人跨出这一步。而今天局长终于跨出了这一步。

唯一要吐槽的,就是这份表白的场景和背景音真的太奇葩了。

“…局长……”路人苦笑着伸出手臂抱住了眼前的人。

居然是这样,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单相思,却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他们就这么抱紧对方,直到他们听到了一声惨叫。

“啊啊啊!!!白鼠!!”狮子后背贴着墙大喊。

“狮子!!!”白鼠面部表情有些凝固。

局长和路人将头探出草丛,眼前的场景让两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狮子的后背紧贴着墙,眼前是愤怒的tank。

“救人要紧,枪给我。”局长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路人将枪递给了局长。

“需要吸引一下tank。”路人说。

“是啊,我大概是能做到的。”局长说着已经开始超tank开枪。

“我支援你。”路人从局长的身后抽走了日本刀。

局长径直走出草丛,一边开枪一边向tank逼近,tank果然被局长的高强度火力吸引,转过头向局长冲去。白鼠也趁机跑到狮子的身边,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狮子。

“我…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狮子喘着气对白鼠说。

“…你吓死我了……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白鼠皱了皱眉无奈的笑了笑。

“现在就看他们的了。”狮子轻轻的笑了笑,这么说着。

局长不慌不忙的带着tank围着一辆大卡车绕圈,这样的情况下最需要的还是冷静。拿着日本刀的路人则缓缓的跟在tank的身后,等待着给他最后一击的机会。

快了……很快了……

“死吧!”路人从身后跳出,用力的将日本刀刺进了tank的身体里,tank痛苦的叫着,最后又挣扎了一会儿,倒在了地上。

局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手上的枪的子弹也差不多用完了,如果刚刚出差错的话,悲剧的人就是他了。

“很厉害嘛,哪里学的这招?”狮子拉着白鼠也朝路人和局长那边走了过来。

“和KB菊苣学的啊。”路人一本正经的回答。

紧张的气氛过后,四个人终于松了口气,也已经开始有些疲惫。

“快走吧,穿过这个仓库和外面的农田差不多就能安全屋了。”白鼠说。

“今晚真的要在那里过夜吗?”局长皱了皱眉问。

“没办法啊……”白鼠回答。

当初找到这个安全屋的时候,那份地图上很明显有一个有人的标示。既然安全屋里有人,一般来说是不会让外人进屋的。

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才是一剂毒药,解毒剂却需要时间的积淀才能制作完成。

四个人稍微修整了一下,很快又踏上了预定的路程。

接近傍晚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了那个安全屋的门口,位置位于一块墓园的中间,一栋破旧的小木屋。

“有人吗?”局长敲了敲门问,门内却没有回答。

“不好意思!如果有人的话麻烦答复一声!”局长又等了片刻,继续问到,但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有动静。”狮子小声说道。

“我也听到了。”局长说着,轻轻的点了点头,从身后拿出枪。

“踹门进去。”狮子说。

局长点头表示认同,随后他便抬起脚踹了踹门,门却很容易的就被踹开了,整扇门倒在了地上。

这是……

“这里遭到袭击了。”路人走进安全室里左右环顾了一圈说着。

“是啊,把门修一修还能暂时用一用。”狮子看了看有些生锈的门框说。

“但这样就需要人守夜了?”局长说。

“我可以守夜。”白鼠淡淡的说。

“不用不用!我守就行了!”狮子立刻笑着说。

“那我和狮子守夜?”路人看了看一边的局长说。

“不如我和路人守……”白鼠想了想转头看向路人。

“去睡觉!”局长和狮子异口同声的对着路人和白鼠说到。

就这样,路人和白鼠就被赶进了房间,二人都心领神会外面两个人的用心良苦。

“局长蹲在草丛里和你告白了???”白鼠听完路人的叙述一脸吃了狮子的表情,路人则没有说话移开了视线。

“草丛里是什么鬼!好歹狮子是在床上和我告白的。”见路人不说话,白鼠忍不住又多吐槽了一句。

“草拟粑粑!”路人简明易懂的回答到。

风吹起窗帘,窗外黑色的影子蠢蠢欲动……

外面的两个人盘着腿坐在房门在的地板上,拿出了一点食物堆在地上。

狮子叼着一块面包片,局长递给他一瓶水,狮子用力拧开了水瓶,递给了局长。

“要不要送点东西进去给他们。”局长问在一边吃面包的狮子。

“送吧!你等我把这口面包吃完。”狮子赶忙把面包往嘴里塞,又喝了几口水,从地上挑了白鼠喜欢的全麦面包。

“你家路人喜欢什么味的?”狮子转头问局长。

“他都好。”局长单手拿起两瓶水,站起身。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并肩抱着面包和水走到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答复。

“白鼠?路人?”狮子又敲了敲门,里面依然没有回复。狮子和局长相互对视了一眼,直接拧开了房门上的把手。

房间里却空无一人,窗户的玻璃被彻底打碎掉在地上,窗帘被高高吹起,上面还残留着血迹,可以看到用红色液体在上面留下的文字。

两小时后,东面教堂,物资换人。

被劫持了……局长心下一紧,估计那些人从他们出来的时候就跟着他们了,怪不得他总有种自己被跟踪了的感觉……

“怎么办?”狮子问。

“救人要紧,准备一下出发吧。”局长说。

狮子抿了抿唇,不安的点了点头。

————Tbc————

评论
热度(5)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