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年中组】初夏眷

Hiiii!大家好!这儿是渝,一如既往的快乐的挖坑!
下面是食用须知!
-CP 新葵 阳夜,其他的cp看剧情造化x
-梗烂大街x应该看标题能猜出大概x
-设定半架空。
-剧情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偶然。
-文风多变,虽然这儿文笔很一般,但会尽量写到自己认为满意得程度。以及一言不合就会拖更xxxx
-如果写着写着有ooc我背锅!!

以上都没问题了?下面正文。


————————————

【初夏眷】


(0)

电车在铁轨上行驶的声音不绝于耳,铁轨与车轮摩擦而发出的声音透过他的耳机传入他的耳内。


这样的感觉很陌生,毕竟对一直生长在城市里的卯月新来说,让他坐几个小时的电车,简直就是一种很少有的体验。


现在正值初夏,学校刚刚放假,他的父母却背着他帮他报名了一个“特别暑假项目”——要把孩子送到乡下生活一个假期。


虽然说是乡下,但是环境并不像卯月新想象的那么差,至少自己还有一间房,附近也有小超市,只是大型购物中心要做电车才能到而已。


他要去借宿的人家是位于关西的一个乡下,那家人只住着两个人,爷爷和他的孙子。而负责主要工作的是那个孙子,名叫长月夜,似乎是一个与他同龄的学生,而且他的学校在京都,也是只有假期才会回到乡下的家里。


卯月新打开自己的手机看了看上面一直不停跳动着的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稍微再睡一会儿吧。他这么想着,将音乐声音调大了一格,头顺势靠在窗户上,闭上了眼镜。


虽然要在乡下度过一个无聊的假期,但难得远离城市的喧嚣说不定也还不错。


不知道自己究竟会遇到些什么,想到这里他莫名的居然有些心动。


这说不定是一个好的预兆……


结果,一个小时后,拖着一个行李箱又背着一个背包的他,现在正坐在这个一看就是有些年代的车站前等着那个叫长月夜的人来接他,而且还是走路过来??听电话里说要走20分钟??


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他过来……卯月新叹了口气,下意识的想去摸他放在背包里的水瓶,手却摸了个空,他才想起来他刚刚下车前把水瓶忘记在车上了。


真是太糟糕了……卯月新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以至于什么时候他的身边已经站着一个人他都不知道。


“啊,好难得啊,这里居然会有客人。”那人轻声笑了笑,伸出右手拍了拍卯月新的肩膀。这一举动却把卯月新吓了一跳,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啊,我是从东京来的,要在这里度过这个假期。”卯月新平静的回答着那个人,毕竟他的性格就是如此,外人看来就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他仔细的抬头观察了一下站在他身后的少年,白金色的短发,中分型的刘海,头顶的头发稍微有些蓬松,接近发尾的地方微微翘起,清秀的脸庞,眼眸中是一片似乎快要看不到边的蓝色,透彻的几乎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样子。身着一件白色的普通上衣,上面有很多不同颜色的五角星点缀。普通的蓝色牛仔中裤,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看上去十分阳光的打扮。


“这样啊!你在等谁吗?”少年笑了笑,继续问到。


“嗯。”卯月新轻轻地应了一声,对方似乎并不介意他的态度的样子,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也住在这个小村庄里哦,我叫皋月葵,叫我葵或者小葵都可以。你呢?”皋月葵依旧笑着,看着坐在他身旁的卯月新。


“嗯,我是卯月新,叫我新就行。”卯月新礼貌的回答着。


“请多指教,新。”


“请多指教,葵。”


———TBC———

评论
热度(40)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