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年中组】初夏眷(1)

开头的篇幅稍微有点短,千万别在意细节x

【前文】

[0]
————————

(1)


清凉的夏风,吹过路边地麦田,发出悦耳得声响,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碧绿,这也算是在城市里看不到得风景。新抬起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轻轻的笑了笑。


“怎么样,这里其实还不错吧?”走在他身边的长月夜笑着看着身边的总觉得有些呆呆的卯月新。


“嗯,挺好的。”卯月新转头看了看长月夜点了点头,之后又抬起了头,看着天空。


莫名的,为什么感觉自己被天空吸引了?蓝色,透彻的蓝色……他又想起了在车站见到的那个少年,好像是叫……皋月葵。这是他第一次被这样的一个普通的男孩子吸引。


葵的眼睛里,就像有一片天空一样。


说起来,夜的眼睛也是蓝色的……蓝色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


“到了。”最后把他拉回现实的是长月夜的声音,他抬起头,眼前是一栋二层楼的房子,与城市中的高楼大厦不同,这样的房子看起来也有些自己的特色。


拉开门,一股热气便扑面而来,左边是走廊,右边是上二楼的楼梯。每当拉开门,挂在门内的风铃就会响个不停,发出悦耳的声音。


“客厅和厨房在一楼,我们的房间都在二楼,爷爷的房间在走道的最里面,你的房间在我的房间旁边,需要什么帮忙尽管说就好。”卯月新跟随着长月夜的脚步,他大概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大概了解了整个家里的配置之后,最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新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拿出了他的暑假作业和电脑,开始了他漫长的写作业生涯。


但他并没有做几题,房门就被敲响了,他走到门前打开了门,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长月夜。


“新,我想带你去个地方,你现在方便吗?”和刚才普通的衣服相比,他换上了一套看上去时尚了许多的衣服,与刚刚朴素的形象截然相反,看上去更有活力。


“嗯,当然。”卯月新走回书桌前,合上了书本和电脑,之后跟着长月夜出了门。


外面的温度明显比室内要高,这样的炎炎烈日下完全不适宜外出啊!!想到这里,卯月新叹了口气,走在前面的长月夜不自觉为何也叹了口气。


身边除了不时骑着自行车路过的大人之外,还有就是在玩耍的小孩子了。看着那些从他们身边跑过的小孩,卯月新又想起了在车站遇到的那个少年。


如果他也是这附近的居民的话,说不定夜会认识。


“夜,附近有没有住一个名叫葵的男孩子。”卯月新新问到。


“葵?”长月夜稍微想了想,最后还是脸上带着几丝歉意的笑了笑,“嗯……我的印象中是没有,不过我现在要带你去见的人说不定知道。”


“那个还特地让夜打扮了一番的人……不会是女朋友吧?”卯月新冷不丁的问到。


“什么女朋友啊!只是我的青梅竹马而已!!”长月夜无奈的望着身后的卯月新,“你看,已经到了。”


卯月新抬起头,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鸟居,它的下面还有无数的楼梯通向山的深处。


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他听到了有些零零碎碎的脚步声。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他们才看到三个穿着短袖上衣,短裤和拖鞋的小男孩迎面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是夜哥哥啊!”其中一个粽发小男孩在长月夜的跟前停了下来。


“嗯,你们已经放假了吗?”长月夜微微弯下了腰,摸了摸那个棕发小男孩的头。


“嗯!我们刚刚在山里玩儿捉迷藏。今天也要去找阳哥哥吗?”小男孩笑着问。


阳?难道夜要带自己去见就是这个叫阳的人吗,但是这个人是住在神社里吗?提到神社不知为何卯月新总是会想到之前看的漫画里的神社里的巫女。


“是啊。”长月夜回以了小男孩温柔的笑容,小男孩微微从他的身前探出头,望着他身后的人。


“这个哥哥是?”小男孩问。


“啊,这是从东京来的卯月新,大概会住在我家里一个假期。”长月夜将身后的卯月新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扶着他的肩膀。


“请多指教……”卯月新微微愣了愣,淡淡的回应。身前地三個小孩很有礼貌的和他交谈着,比如东京到底是什么样的城市之类地问题。


“新……新?我们先上去吧?”直到夜插入了他们的话题,才将这个好像永远不会结束的话题打断了。


“走吧。”卯月新微微点了点头,长月夜朝着他笑了笑,两人一起和三个孩子道别之后,长月夜拉起了卯月新的手带着他朝着楼梯尽头的方向跑去。



这样的感觉对卯月新来说很奇特,一个人拉着自己的手,在神社前的楼梯上奔跑着。虽然在他的记忆中这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一点都感到新奇,就像之前就已经经历过一样。


似乎在很久之前,就有一个人,曾经拉着他的手跑着,就像现在这样。


“夜。”卯月新缓缓的停下了脚步,在前面拉着他向上走的长月夜也停下了脚步。


“嗯?”长月夜转过头轻轻的笑了笑。


“我们之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对方似乎有些惊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原本微笑着的面部表情微微有些僵,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笑脸。


“怎么可能呢,我们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长月夜挠了挠脑后的头发,无奈的笑着。


也是啊,可能是之前全国考试的时候见过吧。卯月新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追问下去。长月夜继续拉着新的手,缓缓的向上走去,眼神中却多了几丝不安定的深情。


“夜!”直到长月夜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内,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个人站在了他身前几个台阶的顶端,那个人有一头橙色的头发,深邃的紫眸,看上去身材比夜要高挑一些,穿着一身很时尚的衣服,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生长在寺院里的人。


“阳!”长月夜拉着卯月新赶忙跑到了那个人的跟前。


“这个人就是你和我说的来自东京的……叫什么来着……”名叫阳的少年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爽朗的笑了笑。


“卯月新,请多指教。”卯月卯月新也不大介意一次又一次的介绍自己,虽然他本人还是觉得比较麻烦。


“喔!我是叶月阳,多指教啊,新。”叶月阳的性格和他的外表相同,是一个性格直爽的人。


在这之后,叶月阳带着新参观了他们家的寺院,长月夜则去处理家里交代给他的事。


“这里是主祠堂……我们一家人住在后山上。”叶月阳一边走着一边给新十分简洁的介绍着,叶月阳像是已经知道自己的性格似得,让参观变地简单轻松了很多。


“很漂亮得寺院。”卯月新如实评价到。


“好!我们去找夜吧,一天不见我就很想他。”叶月阳爽快的走在前面,看起来很高兴,“你有什么想问的问我就行。”听到这里得卯月新点了点头,跟在叶月阳的身后缓慢地走着,他正在思考到底要问他一些什么问题。


要说奇怪的事,从刚开始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不管是长月夜,还是叶月阳,总觉得他们都和自己很熟,知道自己的个性,他这个人怕麻烦,所以阳的介绍才这么简单?他在夏天喜欢呆在空调下,虽然夜的家里没有空调,但是他的房间正好处于阴凉处,阳光只能照到阳台上,十分凉爽。怎么想都是应他的生活方式和个性有所迎合吧。


果然之前他们见过面吧。要问吗?


最终他还是没有问出口,“阳,你和夜好像关系不错……”


“是啊!他们长月家代代都是我们叶月家的信徒,所以自从出生我们就在一起了。”叶月阳轻松的笑了笑。


“诶,有种命中注定地感觉。”卯月新走在后面感叹到。


“我也这么觉得!”叶月阳爽朗的笑了笑。


两个人前后走着,顺着祠堂后面的楼梯继续向上走,又路过了几个鸟居之后,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块平地,上面有一栋平房,周围是茂密的丛林,时常可以听到清脆的鸟鸣,是一个非常清净的地方。


在叶月阳的带领下,他们在一个课房里找到了长月夜,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身着黑西装的男人。看到叶月阳和卯月新走进来,正在交谈的长月夜和那个男人也转过头看向了这边。


叶月阳则一点都不客气的凑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大哥,在和夜说什么?”


“有点事要拜托夜的爷爷而已。”那个男人回答完后站了起来,径直走出了门外,“我的事已经处理完了,剩下的时间还是留给年轻人吧。”


“还是大哥懂我,谢啦。”叶月阳朝那个男人微微挥了挥手。他先招呼卯月新在长月夜的身边坐下之后,之后又拉上了门。一直坐着的长月夜则拿起放在桌上的茶壶,给叶月阳和卯月新找了两个杯子,给他们倒了茶。


卯月新捧着茶杯转过头,看到了正在十分专注的看手上的纸张的长月夜,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做事很投入的人。之前听说那个人还很喜欢看书,实际见面之后真是切身感受到了。


看书……似乎有什么人曾经也喜欢看书,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没错,就和现在一样。


“新……新!!快起来啦!今天还要一起去附近的神社玩儿的不是吗?”


似乎有什么人在叫他。


“啊……叫不起来啊……新真的很喜欢睡觉啊……”


那个人是谁……好像和他很熟地样子,他们是住在一起吗……


什么都想不起来,对这个人的事一片空白…………


“新,新。”长月夜的声音再一次将他拉回了现实。


“啊……啊!怎么了?”卯月新微微有些被吓到,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


“你的手机,刚刚就一直响个不停,不考虑接一下吗?”叶月阳用单手抬起茶杯将茶杯里温度刚合适的液体一口气喝完了。


卯月新赶忙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来电的人不出意料就是他的姐姐。他的姐姐今天送他去车站后就去参加现在的当红偶像睦月始的见面会去了,估计打算和自己分享今天得经历了吧。他微微地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走到了门外。


门内的两个人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


“阳……”许久,长月夜轻轻的开口。


“我知道……身体的记忆真是可怕啊。”叶月阳微微抬起头望着屋顶。


“……总觉得和他在一起好紧张……”长月夜微微舒了口气。


叶月阳也舒了口气,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他今天有没有问你什么奇怪的问题。”


长月夜稍微想了想,要说奇怪的问题,因为今天他整个人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以至于让他觉得那个人问的所有问题都很奇怪。


“嗯……他问了一个叫葵的男孩子的情况。”


“什么????他是怎么问的???”没想到叶月阳直接跳了起来,反映十分激烈。


“……阳??”长月夜被阳的反映吓了一跳,“那个叫葵的孩子,你认识吗?”


叶月阳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赶忙坐了下来。“没事没事!总之要小心不被他发现就行了。”


长月夜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叶月阳,不知为何心中却生腾出了几丝不安。“阳……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看着眼前把担心都写在脸上的长月夜,阳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夜的身边坐下,抬手揉了揉夜的头发。


“知道了,你别老替我担心,因为我们是……”


“是………?”


“青梅竹马啊。”


隔壁的房间里,少年靠坐在墙边,膝盖上放着一本只读了一点的小说,他看上去正在专心读书,事实却是在听着隔壁的谈话。


————TBC————

评论
热度(49)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