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年中组】初夏眷(2)

31号刚买了TV的CD……运费180……一口老血!然而要等特典入库,寄到估计是20号以后的事了(趴)

对前两章稍做了修改。

对对对我忘了!祝夜夜生日快乐!!!


【前文】

[0] [1]


——————

(2)

卯月新很快结束了电话,毕竟屋子里还有人在等他。


他很快的糊弄过自己的姐姐之后,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放进了他的外套口袋里,然后他才心中怀着歉意的推开了房门,结果却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他眼前的的长月夜正背靠着桌子,他身前的位置上的叶月阳正用两只手撑在桌上,两个人之间距离贴的很近,而且他看长月夜的表情还有些羞涩,一看就是被强求着打算要干什么事……


总感觉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


“打扰了。”卯月新一脸冷漠的转过身,顺手拉上了门。


“等一下!!”长月夜赶忙推开叶月阳追了出去。


“真是的……好像被误解了。”叶月阳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目送长月夜追出去的身影。


卯月新一直朝着左边的走廊走,差不多快走到尽头的房间了,现在和长月夜讲话气氛大概会很尴尬,他以为长月夜和叶月阳只是青梅竹马,没想到居然是这种超越了朋友的界限关系……他一想到这儿就不由的觉得很尴尬,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新!新……等一下!”直到小跑着的长月夜追了上来,卯月新才停住脚步,侧身站在原地等着长月夜追上来。


“夜,你怎么不早点把事实告诉我?”卯月新无奈的看着身后刚刚追上来还在喘着气的长月夜。


“不是的!你误会了……我和阳不是那种关系!”长月夜直起身子,望着眼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卯月新。


“诶……是吗。”卯月新有些将信将疑的也注视着眼前的长月夜。


“真的!”长月夜很诚恳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相信你一次,下次可就不一定了。”卯月新勾起嘴角笑了笑,毕竟别人的事,自己也还是不要太多干涉比较好,而且说不定他时不时就会嫌麻烦。


“太好了。诶……新你要去哪里?”长月夜长舒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卯月新已经走远了。


“厕所。”


叶月阳的家里还真是大,以至于平时不经常迷路的卯月新竟然彻底走丢了,从厕所出来之后并不是熟悉的走廊,朝左边走了一段路就不小心走进了什么奇怪的祠堂,然后就完全迷失方向了。


卯月新望了望左右完全相同的走廊,深深的叹了口气,果然家太大也不好,还会在自己家里迷路,听起来就很玄乎。他又试着走了几步,最后还是放弃了,拿出自己本来打算暂时封印起来的手机,准备给长月夜打电话,让他和叶月阳一起来接自己。


“君が泣き方 忘れそうな時は,僕が五月雨になって……”


歌声?卯月新立刻回过头,身后却是空无一人的走廊。


肯定是自己想太多以至于出现幻听了,卯月新无奈的回过头,身前却出现了一个身影,是有着如同蓝天一般的眼眸,淡金色的短发的………


“……葵?”卯月新试着叫着那个人的名字。


“嗯?我在哦。”皋月葵笑着回复到。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卯月新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肩膀,视线稍微向下移,才发现对方换掉了刚刚的衣服,现在穿着的是一件纯白色的上衣,上衣的外面披着绣满精致的粉白红三种颜色的樱花的黑色羽织,下面穿的是一条黑色长裤。


“啊,稍微有点事而已啦。”皋月葵眯起眼睛笑了笑。


“这样。”卯月新点了点头也算是默认接受了。


皋月葵没有说什么,一只手拉起卯月新的右手,另一只手推开身边那间房间的门。那间房间意外的小,几乎只够放一张桌子,身边留给人坐的空间都有些窄。桌上堆着许多的书,每一种书都被分类放好,有的是小说,有的是史书,还有一些被分散扔在地上的乐谱。


“这里是……?”卯月新左右环顾了一下这个狭小的房间。


“新,”皋月葵微微顿了顿,“有些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这样也会轻松一些。”


“你指的是什么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卯月新很干脆的给予了答复,而且对于眼前的少年他也有一大堆问题要问。


“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能拯救你的人就是你自己。”皋月葵微微抬起头望着天花板上的合式纸灯。


卯月新被这几句话绕的云里雾里,他和皋月葵距离很近,几乎触手可及,却又像是隔了好几个世纪似得,觉得和他的距离总是这么遥远……


总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觉得?


突然,房间的门被大力的从门外推开,门口站着的人神情不安的望着屋内的两个人。


“小葵,我是怎么和你说的?”门外的叶月阳见到门内的情况微微愣了愣,这么说到。


“十分抱歉。”皋月葵见到门外的叶月阳赶忙走到他的面前微微低头道了歉,道歉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拿起桌上摊开的那一本书,径直走出门外朝走廊尽头走去。


“等下……!”卯月新朝着皋月葵离开的背影喊到,但对方并没有停下来。


卯月新刚想追出去,手就被抓住了,之后直接被反手按在了地上,整个身体重重的摔在榻榻米上,卯月新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颇为惊讶转过头,他看到叶月阳的脸上与刚刚的无表情相比,现在则是多了几分愤怒。


“Genug!”叶月阳喊到。


……他刚刚说了什么??卯月新有点懵的看着叶月阳,虽然没听懂他刚刚说了什么,但是察言观色卯月新是会的,总之他知道眼前的叶月阳现在生气了就对了。


叶月阳看着被他按在地上有些懵的卯月新,突然反应过来赶忙松开了按着卯月新的手,语气也变平缓了许多,“已经够了,我带你去找夜,见到葵的事情绝对不能和夜说。”


“为什么?”卯月新问。


“你问我为什么……因为夜不认识葵,也没有认识的必要。”叶月阳语气稍微有点冷淡。


“但是葵他……”


“不行,绝对不行。”


在这之后卯月新跟着长月夜回到了家,今天发生了太多事以至于让他有点缓不过来。卯月新最后是无奈于叶月阳眼中的那份坚持,只好同意不提皋月葵的事。


但是皋月葵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而已,为什么叶月阳却不让他和长月夜提呢?看样子皋月葵应该是住在叶月阳家的寺院里,对此身为叶月阳的青梅竹马的长月夜居然不知道这件事。大概是因为叶月阳可以隐瞒了长月夜,是因为想要独占长月夜?等等,既然想要独占,自己的事又该怎么解释,他住在长月夜的家里,大概是除了长月夜的爷爷之外和长月夜距离最近的人了。


完全不明白。卯月新无奈的躺在床上,翻了个身。


“新,吃饭了。”远远的从楼下传来了长月夜的声音。


“来了。”卯月新从床上坐了起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


这是第一顿在长月夜家里吃的饭,不得不说光是看上去就和他平时吃的食物不同,不能算上精致,至少看像还是很不错的。长月夜的爷爷已经坐在饭桌前了,反而是长月夜还在厨房里忙碌。


“你就是……什么来着……夜月新?”长月夜的爷爷见卯月新走过来之后转头问他。


“是卯月。”卯月新很有礼貌的回答。


“哦哦对,卯月新。”夜的爷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的内心似乎正在十分激烈的争战啊。”


卯月新先是愣了愣,却并没有否认。


“卯月,无论何时都要做你自己,无论别人如何干涉你,你还是你自己。”夜的爷爷意味深长的说着,说完后就抬起他手前茶杯,微微抿了一口,“但是现在,先品尝下我家孙子的拿手料理吧。”


长月夜很快也来到了新的身边坐下,三个人才一起动手。长月夜的料理做的真的不错,不仅看像不差,味道也十分好,不得不说真是一个不错的技能。简单的晚饭结束后长月夜的爷爷自己回到了二楼的房间,卯月新则决定留下来帮长月夜收拾餐具。


“对了,新,你对唱歌感兴趣吗?”两个人正在洗碗的时候长月夜突然这么问到。


“嗯,感兴趣。”卯月新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一会儿去我的房间吧,我有点东西要给你。”长月夜笑了笑。


两个人收拾完了餐具和厨房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等长月夜确定门锁后两个人一起来到了二楼长月夜的房间。长月夜先招呼卯月新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之后走到书柜前拿出许多个颜色不同的文件夹,似乎在寻找什么。他最后从一堆文件夹中抽出了一个橙黄色的文件夹,走回桌前,将文件夹里的两页纸拿了出来。


“这是?”卯月新抬头看着长月夜。


“我认识的后辈作的曲子,他出身音乐世家,有机会的话向你介绍他。”长月夜说着将手上的乐谱放在了新的面前,五线谱的横线上画着很多音符,最终组合成了一首曲子。


卯月新大致的跟着乐谱哼了哼,感觉上是很有节奏感的一首曲子。但是旋律很不错,是那种很有现代感却又不失优雅的感觉。


“他专门给我做了一首曲子,现在我正在填词,已经填完第一部分了。”长月夜从桌上拿起他面前的乐谱在卯月新的眼前晃了晃。


“诶,很厉害啊,你能唱几句吗?”卯月新接过长月夜手上的乐谱,看了看已经填好了词的部分,轻轻的跟着哼了几句,之后把乐谱还给了长月夜。


“唱还需要努力,毕竟我想先把词填完再来从头练习。”长月夜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你的话唱歌应该很好听。”卯月新赞许的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铅笔,开始准备填词。


每每手上握住铅笔,卯月新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之前并没有正式的学过乐理,作曲肯定不行,但是每当他看到放在自己面前的乐谱时,填词的思路就会涌现出来。


不要多想了,就当自己有天赋就行了。卯月新轻轻的摇了摇头,专心的握住铅笔给手上的乐谱填词。


坐在他身边的长月夜抬起头望了一眼卯月新,很快又低下头注视着眼前的乐谱。其实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也曾经有过,除了小时候和叶月阳参加过班级里的合唱之外,他应该没有接受过什么专业训练,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总能写出词。


两个人一边讨论一边给各自的乐谱写着歌词,其乐融融,以至于暂时让卯月新忘记了皋月葵的事。他们大概一起填词填到了十点,就各自回到房间准备睡觉了。


夜晚的乡下没有了汽车的鸣笛,却多了几分清凉和来自自然的声音,蝉的叫声不绝于耳,每当风吹过总能听见挂在阳台上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响声。


在这样的环境下,卯月新很快就睡着了。而在同一片夜幕下,却有很多人深夜无眠。


叶月阳坐在他的房间前的走廊上,他换下了白天穿着的衣物,换上了宽松的和服,很随意的系着腰带。他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现在是夏天,星星的数量非常可观,点缀着天上这块无边的深蓝。


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叶月阳转过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皋月葵。


“小葵。”叶月阳朝着皋月葵招了招手,后者则轻轻的笑了笑走了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


“都已经这么晚了还不睡吗?”皋月葵问。


“有什么不好,难得观赏一下夜景。”叶月阳的口气倒是十分轻松。


“那个,今天关于新的事……”


“小葵,”叶月阳侧过身轻轻的将手附在皋月葵的右手上,“只有他自己放下了,这个轮回才会结束。”


“我知道……可是……”皋月葵微微低下了头,眼神变得十分复杂。叶月阳调整自己的身体坐正,伸手搂住皋月葵的肩,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


“我们都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而努力着,为此自己已经深陷命运的轮回也在所不辞。”叶月阳再次抬起头,望着天空。


“是啊,只有努力了。”皋月葵点了点头,坐直了身体,“明天我们去哪里?”


“去见隼,”叶月阳淡淡的说着微微顿了顿,“他让我在新回来的第二天去找他。”


“嗯,知道了。其实在我眼里,隼总是很玄幻的一个人呢。”皋月葵无奈的笑了笑。


“是吗?我总觉得那个人还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有种被握着把柄的感觉,超级不爽。”叶月阳淡淡的说着。


“哈哈……即便如此我们还是需要魔王大人的帮助不是吗?”皋月葵温柔的笑了几声,拍了拍叶月阳的肩,站了起来,“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堆事要做呢,晚安。”


“晚安。”


————————
TBC

评论(12)
热度(39)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