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年中组】初夏眷(3)

我没想到开学之后虽然忙,但是每天都要等那该死的校车然后就莫名其妙多了很多时间码字。
以及还有脑洞,所以意外的没拖更????

提一下,我的设定是他们自己给歌填词,某几个是自己作曲x
以及文中各种看上去很高端的东西都是我瞎掰的,并不真实存在。

前文:

[0] [1] [2]
————————

(3)


卯月新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那是一个细节是清晰,大体却十分模糊的梦。


他站在一个一片漆黑的地方,前方是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可以听到外面的欢呼声。


这是什么地方?卯月新下意识的望了望他的身边,因为几乎没有灯光,只有地下隔着一段位置有一个长方形的亮光点,自己的左右都有很多光点。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每一个光点后面都站着一人。


一个,两个,三个……八个,九个……甚至更多。


总共有十二个人站在他的身边。


“新,你在紧张吗?”从他左边的位置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是皋月葵的声音。


“诶,新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还会紧张?”


“这么说就不对了,第一次嘛,总会有点紧张的。”


“快点开始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嗯。”


“你们啊,总是这么有活力。”


“别看他一脸轻松,其实他比谁都要激动!”


“哎哎哎,别说的这么直接啊!”


“诶,不听话的孩子会被惩罚的哦。”


“你啊……差不多行了。”


之后卯月新的身边陷入了一片寂静,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那么,上吧。”


眼前德幕布缓缓的打开,外面是一片璀璨……


卯月新将手上的笔扔在了桌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响声,顺着桌子滚到了地上。暑假作业什么的根本就写不下去,他不仅对皋月葵的事耿耿于怀,还有长月夜的事也根本放不下啊!而且还被昨晚的梦左右着思绪,简直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了。


卯月新深深地叹了口气,在自己的作业堆里把昨天长月夜给自己的橙黄色文件夹翻了出来。卯月新将那份有正反三页的乐谱抽了出来,他昨天和长月夜一起吃着长月夜亲手做的布丁,两个人一起一边交流一边填了会儿词。长月夜填了三句,他填了两句。


理由なんて何処にもなく,ただ舞い落ちていくだけ……


接下来该怎么填呢,卯月新一边思考着一边用笔盖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伝えたい言葉がまだ…… 


这句不错,卯月新赶忙拿起笔在纸上对应乐谱下面写了下来。


对了,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会写词会唱歌的?卯月新愣了愣,他只是一直在写词,在唱歌而已,但他却没有考虑过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唱歌,会填词,懂乐理……


卯月新越想越不明白,就现在的情况来说,他不明白的事太多了。


自己一个人出去散散心吧……


皋月葵打了个喷嚏,他似乎昨晚睡觉的时候因为没有盖被子被冷到了。


“小葵,你没事吧?”叶月阳担心的看了看身边的皋月葵,他们两个人一小时前出了门,现在正坐在去京都的列车上。


“没事没事……”皋月葵无奈的笑了笑。


两个人都带背了一个背包,因为按照叶月阳的计划,他们至少要在京都住上一个晚上,所以他们还是有所准备。


“小葵,有没有铅笔?”叶月阳抬头问坐在他对面的皋月葵。


“嗯,有啊。”皋月葵放下手上的书,打开了他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了一支铅笔和一块橡皮擦递到了叶月阳的手心里。


“谢啦。”叶月阳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拿出了几张被定在了一起的纸,纸上整齐的印着五线谱的横线,还寥寥草草的画着几个音符。叶月阳将手上的乐谱放在自己的面前,转身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本书,上面写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英文字母组合成的单词,封面上是两个手拉手的小男孩。


皋月葵很有兴趣的拿过了叶月阳刚拿出来的那本书,前后看了看书的封面和封底。可以看得出来这本书的主人很爱惜它同,是也很珍贵,书的内页已经有些破旧,但是封面和封底还是的干净和完好。


“小葵,不懂德语的话看不懂这本书啊。”叶月阳重新用发绳拢起他的头发,一只手撑着下颚望着看着他的书发懵的皋月葵。


“哈哈……我想也是啊。”皋月葵无奈的笑了笑,将书还给了叶月阳。


叶月阳接过这本书,放在了旁边的空椅子上。这本书是他方面刚学会德语时长月夜送给他的,听说是拿着电子词典特地跑到京都的一个德语书商店买的。书的内容并不是很难,叶月阳很快就顺着读完了,内容大致是这样的。主人公是一个在外地学习的小男孩,不爱说话,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他有一个青梅竹马,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直到三年后那个男孩回到了他的家长,却发现他的青梅竹马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生命,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和他的青梅竹马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故事的主要剧情就是讲述主角如何和机器人相处,最后的结局机器人被主角打动,变成了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后来主角才得知,他的青梅竹马是因为诅咒变成了机器人,只有对他投入真情才能化解诅咒。


按照常理来说,诅咒什么的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但毕竟是小说,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都不足为奇。


皋月葵稍微靠着窗户休息了一下,他意外的睡的很沉,直到被叶月阳叫醒他才醒过来。


“还有十多分钟就进站了,我和隼联系了,他说他会用魔法接我们过去……”叶月阳将他的东西全部装进背包里,对皋月葵说。


魔……魔法??!


皋月葵微微愣了愣,虽然说是魔法,肯定还是隼家的司机开车过来吧。他叹了口气,转头望向窗外,窗外已经不再是一片原野,而是多了很多高楼大厦,繁华了很多。


两人很快下了车,果不其然走出车站后就看到了一辆画风和其他的车不一样的车停在了那里。然后就看到窗户打开了,从里面钻出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朝他们招了招手。叶月阳和皋月葵对视了片刻,朝车的方向走了过去。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


“很久不见啊,小葵,阳。”坐在皋月葵和叶月阳对面的霜月隼轻轻的笑了笑。


“也就才一个月没见面吧。”叶月阳抱着手无情的吐槽到。


“哎,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呀。”霜月隼眼神看上去十分无辜,摊手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往常的状态,他那双黄绿色的眼眸就像一个无底洞,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永远不知道他究竟知道多少,总觉得他似笑非笑。


车渐渐驶离了城市,进入了一个森林,又向前开一一段路程,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哥特式铁门出现在了眼前。


汽车行驶过了花园和一些位于道路左右的小房子,最终在主宅的门口停了下来。站在门口的人走了下来,拉开了车门,第一个很激动的跳出去的依然是霜月隼,叶月阳和皋月葵分别跟在他后面。


“我家今天有客人,要稍微安静一点哦。”霜月隼将食指轻轻的放在他的唇前,抬手随意招呼了一个站在门边的女仆。他身后的两个人面面相觑,点了点头。


跟随着霜月隼的脚步,连上女仆一共四个人在这个巨大的主房里绕来绕去,叶月阳反正是被绕晕的放弃思考了,皋月葵还在努力的记着路。


直到他们走到了尽头的房间门口,霜月隼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把一看就很古老的钥匙,重点是钥匙的尾部居然还是羽毛做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房间里也一如既往的豪华,已经没有人想要吐槽或者发表什么感慨了。


“随便坐吧。”霜月隼笑着很不客气的在这个房间里最大的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之后朝着叶月阳和皋月葵招了招手,让他们分别坐在自己的左右。叶月阳倒是没什么不自在,很自然的坐在了霜月隼的左边,反倒是皋月葵觉得有一些不太自在,坐在霜月隼的左边四处张望着。


霜月隼朝着女仆抬了抬手,女仆欠身朝霜月隼鞠了一躬,之后安静的转身出了房门。


“我们来说正事吧。”霜月隼轻声说着。


“嗯,关于卯月新的事……”叶月阳刚刚打算说话,坐在他右边的隼突然不明所以的拍了拍手,成功打乱了他的思绪。


“你啊!还有什么事!”


“在此之前先听我说几句好吗?”霜月隼语气一如既往十分愉快的说。


“好,你先说。”叶月阳和往常一样很随性。


霜月隼没有急着开口,一把搂过坐在他右边的皋月葵。


“诶………诶???!!”皋月葵虽然稍微愣了愣,但是很快反映了过来,现在搂着他的人不是叶月阳,是霜月隼啊!


“别紧张嘛,我又不会对小葵做奇怪的事。”霜月隼无害的笑了笑。


“姑且相信你!但是为了不给小葵的人生留下污点我会一刻不离的盯着你的。”叶月阳在一旁冷不丁一边盯着霜月隼一边说到。


“好过分,我在阳的心里就是这种形象吗?”霜月隼挑眉质问阳。


“当然!我至今都还记着你对夜做的事的。”阳抱着手望着隼。


看霜月隼的样子,他似乎还稍微回忆了一下。“啊……那件事不能怪我,不管是我还是夜都是自愿的呀,因为那天晚上……”


“啊啊啊啊啊!!偏题了!!!你,你刚刚要说什么?”


“嗯……哦,我想起来了,我们要稍微等一个人,但是我会稍微给你们解释一下哦。”霜月隼说。


解释什么?


“阳,你还记得那本书里讲了什么吗?”霜月隼突然冷冷的问到。


“记得啊……怎么了?”叶月阳有些莫名的看着霜月隼。


“那么接下来我要说的,不管你们相不相信,那就是事实。”霜月隼难得很正经的说着。


“首先,每一次当新住进夜的家里的时候,我都会叫你们过来。”霜月隼说。


“每一次?”皋月葵莫名其妙的歪了歪头。


“每到这个时候,大家初始电量差不多就该耗尽了。偶尔也会有例外,有些孩子因为太有活力,电量提早被耗尽了,我只好秘密的把他们搬过来了。”霜月隼微笑着望着叶月阳和皋月葵。


“啊,你啰嗦极了,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叶月阳十分不耐烦的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


“我是想告诉你们,其实我们是……”隼微微顿了顿,想要多观察一下皋月葵和叶月阳脸上的神情。


“机器人。”


这个声音不属于刚刚坐在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寻着声音的源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靠在门边的人穿着一件黑白竖条纹相间的衬衣,打了一条黑色的领带,外面套了一件水蓝色针织开衫,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紧身裤。那个人看上去有些矮,整个身形也显得有些纤细,他浅墨绿色的头发微微有些蓬松,稍微有一些长的发尾贴在脖颈的两侧,面无表情的朝着屋里的三个人冷静的挥了挥手。


“下午好啊,泪,事情已经办完了吗?”隼也很热情的和被他称呼为泪的人打招呼,也不忘了介绍一下正在朝他们走开的人,“这位是泪,水无月泪。”


“你们好。”水无月泪淡淡的说着。


皋月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事实,他原本以为只是他们四个之间的问题而已,为什么突然又扯出了一个关于机器人的话题。


“这个想法也太离谱了,既然我们是机器人,我们受伤了会流血,有感情,最重要的是,心脏在跳动啊。”叶月阳有些无法理解霜月隼的观点。


“就像那本书里写的,我们已经不再是理论上的机器人,而是真正的“人””霜月隼微微顿了顿,“唯一和人类的不同就是,在最初期诞生的时候被注入了3-5年不等的电量,这些电量在使用完之后,必须把那块大电池取出来,取而代之的是电量在24-36小时的小电池。说的直接一些,就是为了让你在人类所谓的“成年”之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相当于一个成人礼吧。”


听霜月隼说完,叶月阳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霜月隼,他无论如何都是接受不了这种事实的。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阳居然还是不相信,看来我只有给你看看证据啦。”霜月隼眯起眼睛笑了笑。


他搂着皋月葵的右手一翻,抓住皋月葵的右手,将右手反手按在皋月葵的背上,皋月葵明显感受到了来自手部的痛感,脸部表情有一些变化。霜月隼用空出来的左手轻轻的拉开了皋月葵的衣领,细长的手指在颈间摸索着。很快他像是找到了什么,他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在那块皮肤上按了按,一块规律的长方形方块就升了起来,靠近下面的部分可以轻易的看到接着很多粗细不同的电线,还有几个接口,就像人类的血管一样。


不管是叶月阳还是皋月葵都惊呆了,而霜月隼看上去好像很无所谓的样子,站在他后面的水无月泪默默的吃了一口勺子里的布丁。


为什么他们会被制造出来。


无论在什么时候,音乐都是对灵魂的救赎,音乐能带给人们太多的东西。但若是想在音乐行业做的出类拔萃,那将会非常困难,也十分耗费人力,随着时间和时代的递进,越来越少的人愿意为了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歌声音乐而成名。


为此,大概在10年前,第一批为了音乐而生的机器人诞生了,他们被创造成了不同的年龄段的人群,送他们进去正常人的生活,与人类相处,这么做的理由是因为,在当年制作机器人提出的理论里。存在一个叫彻底改变的项目理论,理论里提出这些机器人是十分可能直接变成和人类相同的存在的,但因为项目本生被怀疑真实性,研究人员顶着巨大德压力研究,直到第5年,这个项目有了彻底的突破。


五年前,因为第一批机器人获得了很不错的反馈,而且他们作为偶像出道也已经过了3年时间,公司决定制作第二批机器人。


在提供创作设想时,设计师提出,第一批机器人虽然只有四个,但是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季节。那么以此类推,第二批机器人也需要有一个主题。


总裁抬起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日历。


一个月后,第一个以“月份”为主题的机器人诞生了。第二批机器人做了整整三年,一共做了12个,分成四个一组,总共三年投入人群中。


奇迹般的是,十二个机器人全部都突破了研究,他们全部都变成了所谓的“人”。最后发现是由于他们彼此对彼此拥有的情感使得他们成功进化了。


从而拥有了人类的情感,从而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真正的人类,去爱别人,拥有人类所拥有的一切,甚至连人类会跳动的心脏系统都已经做出来了。


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TBC———

偷偷问问大家谁知道泪穿的衣服是谁的xx

评论(4)
热度(31)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