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年中组】初夏眷(4)

是的,拖更了……原因是我重新在心里写了一遍这篇文的大纲x

上周六偶然发现我和千桜是同一天生日,周日早上睡回笼觉梦到了阳夜……不得了不得了……

前文:

[0] [1] [2] [3]
——————

(4)


啪,长月夜手里的盘子从他手中滑落,摔在地上碎成了好几块。


长月夜叹了口气,他平时不是那种会打碎盘子的人,刚刚不知为什么手指有些发抖,盘子就这么掉到了地上,他赶忙放下手里的活,蹲下来将盘子的碎片用手一片一片的捡起来


“嘶……”伴随着一阵疼痛,红色的液体从伤口处流了下来,滴在了地面上,长月夜无奈的摇了摇头,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透了,总遇到一些意外。


伤口并不是很深,但是也划的不浅,在手指上留下了细细长长的一条深色的痕迹,血液顺着痕迹的边缘渗出来。长月夜将手指放到唇边,把残留在手指上的血液舔掉,之后很快的将盘子的碎片处理完,准备走出厨房准备去拿创口贴。


然后他迎面撞见了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卯月新,卯月新左手提着一大个袋子,他的右手上拿着一盒草莓牛奶,可以看的出来他似乎刚刚从外面购物回来。


“怎么了?”卯月新见长月夜正捏着他右手的食指一副急着上楼的样子,有些奇怪的问到。


“没什么事,不小心被盘子划破手了而已。”长月夜朝着卯月新笑了笑,没想到后者直接上前一把抓住了长月夜的手。他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长月夜微微弯曲的手指尖的地方血一直在流,根本不像是什么小伤口的样子。


“急救箱在哪里?”卯月新问。


“在我房间里。”长月夜回答。


卯月新二话不说直接拉起长月夜上了楼,推开他房间的门一般人的常识医药箱都是放在柜子里,一般是在上层,卯月新抬起头,果然看到医药箱放在了柜子的最顶上。长月夜与卯月新身高相似,以他们的身高,想拿到那个医药箱还需要稍微垫一垫脚,卯月新本以为以他这个高度他应该这辈子都不会被什么东西欺负身高了。


最后他还是忍辱负重的垫脚把那个医药箱拿了下来,里面东西很齐全,卯月新用金属镊子捏起一团棉花按在长月夜的手指上,之后用另一只手拧开酒精的瓶盖,用另一团棉花在里面稍微浸泡了几秒,轻轻的擦拭着长月夜的伤口,血暂且是止住了,但是没有消毒卯月新还是不放心,他认真的给长月夜手上的伤口周围全部消毒过后,从盒子里找了一个创可贴,贴在了长月夜的手指上。


“谢谢。”长月夜温柔的笑着说。


“谢什么,倒是你做事的时候小心一点。”卯月新叹了口气,长月夜微微活动了一下手指,手指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估计暂时不能碰水了,卯月新见长月夜的动作后继续说到,“我帮你去把楼下的东西收拾了,你就在这里休息。”


卯月新站起身站起身,长月夜也站了起来想跟着卯月新下楼,他刚准备追上去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他的身体就像不听使唤了一样,头脑瞬间放空整个人朝后倒在了地板上,发出了一声巨响,紧接着他就闭上了眼睛不省人事。卯月新赶忙三步两步跑到长月夜的房间,他看到长月夜整个人躺在地上,双眸禁闭,卯月新心想不好,赶忙将长月夜服了起来。


“夜!长月夜!”


卯月新仔细看了看躺在他怀里的长月夜,没有什么外伤,所以可能是贫血了?卯月新也不是很懂这些,正在他瞎猜的时候,他怀里的长月夜居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夜!没事吧?”卯月新赶忙问,长月夜环顾了一下左右,点了点头。


“大概是贫血了,其实最近时不时会这样。”长月夜揉了揉他的头发,这种情况在卯月新开到他们家里之前就经常发生了。


不管怎么说,没摔的一觉不醒就是好事。卯月新长舒了一口气,将长月夜直接抱起把他放到了床上。


“好好休息。”


皋月葵抿了一口手里的茶,心情却十分复杂。他身边的叶月阳心情就更复杂了,他们一瞬间从人,变成了机器人,这种事任谁都是接受不了的。更何况现在他们坐在屋里的四个人的脖颈上的不同部位都还插着电线……皋月葵曾经战战兢兢的提出一边喝茶一边充电会触电这种事,被霜月隼否定了。


霜月隼倒是显得很开心,他正在和坐在他身边的水无月泪高兴的说着话,两个人从今天早上几点起床,讨论到了魔法界的规则之类的东西……听起来神乎其神。讨论完这些之后两个人开始各自投入各自的工作,他们拿出放在一边的乐谱,开始将精神投入到手上的工作当中。


霜月隼就是这么一个时而正经时而不正经的人。


至于水无月泪,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而已。但霜月隼好像特别偏爱这个少年……不对,那不是偏爱,那是宠啊。


“隼,我还想吃布丁。”


“好,我马上叫人帮你拿哦。”


“隼,铅笔断了……”


“我把我的给你就好啦。”


叶月阳从包里拿出了手机,以低头玩儿游戏的方式而无视那边的两个人,靠着他坐着的皋月葵则抱着书无奈的看了看那边的两个人。


“说起来,目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的人有多少个人?”叶月阳突然问到。


“嗯……应该有5个人吧。”霜月隼想了想回答到。


“说回来,隼还真是喜欢泪啊。”皋月葵笑了笑。


“那当然!如果没有泪的话,都没有人作曲了。”霜月隼拿着笔,左手抬起茶杯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


“作曲?”阳盯着手机屏幕问,他显然还是在听手机外的对话的。


“我们12个人出产于同一个公司,但是隶属于不同的项目组,每一个项目组对想要创造的形象有不同的想法,所以创造出了12个完全不同的人。”水无月泪盯着手上的乐谱淡淡的说到,他微微思索了一下,用铅笔在第三根线上画了一个黑圈。


“也就是说,即使是为音乐而生的机器人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作曲吗?”皋月葵理了理刚刚的信息这么总结到。


“嗯。”水无月泪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目前拥有作曲系统的人只有我和葵,哦对还有那个人。”


“那个人?”皋月葵抬起头望着水无月泪。


水无月泪没有回答,重新低下头投入作曲。另一边的霜月隼倒是已经放弃了手上的纸而开始悠闲的喝茶,时不时聚精会神的看着窗外,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个女仆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来。


“少爷,那位粽发少年醒了。”


听到这句话反映最大的居然是水无月泪,他立刻拔掉了插在自己颈部的电线,扔下了他的笔和歌谱,跑到女仆的面前,眼神十分急切。


“带他去吧。”霜月隼挥了挥手,女仆轻轻的鞠了一躬之后带着水无月泪走出了房间。


那边的皋月葵已经靠着叶月阳的肩膀睡着了,叶月阳也放下了手机游戏,开始给自己的歌填词。


“阳,最近和夜相处的怎么样?”霜月隼突然问道。


“嗯?挺好的啊。”阳头也没抬的回答到。


“既然你希望他离开这个轮回,你就应该像我所说的离开他的生活的。”霜月隼淡淡的说到。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只是给我建议而已。”叶月阳语气十分冷静的回答到。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曾经我也这么想过,也做过。”霜月隼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中闪过几丝忧虑。


“就算现在回头也回不了了。”叶月阳说到。


“就像我之前和你们说的,如果我们12个人能站在一起演出的话,这个轮回就会被破解。”霜月隼总结到。


“我能问一问上一次失败的原因吗?”叶月阳用手撑住下颚问。


“有6个人因为各种原因‘死’了。”霜月隼简明易懂的回答到。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我们四个发生的事是这个轮回中的三分之一,只是我们不知道,所以就当成自己的事处理了而已。”叶月阳难得梳理清楚了一次霜月隼说的话。


“没错,如果这一次也失败了,我还要再给你们解释一次啊。”霜月隼无奈的笑了笑。


“不会有下一次了,这次必须要成功。”阳坚定的说着,靠在他肩上的皋月葵微微动了动,从叶月阳的肩上滑了下来,上半身趴在叶月阳的腿上。


“不管重复几次,对小葵来说他都不能忘掉那个人。”叶月阳轻轻的帮皋月葵整理着他有些凌乱的头发,淡淡的说到。


卯月新就这么趴在长月夜的床边睡着了,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了,床上的长月夜也侧着身睡着了,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卯月新揉了揉眼睛,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虽然他这个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做吃的,但是总得准备一点才行。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看到上面除了有姐姐的未接来电和一些社交产品的提示之外,还有一条信息,没有显示发件人和发件人的电话。


我会在今天下午5点左右到访,有些必须要处理的事。


这怎么看都像一条恶意短信啊,卯月新没怎么多想就把信息删掉了,现在时间接近四点半,他准备去附近的超市买点简单的食材,当然也要去买草莓牛奶。卯月新准备离开的时候,长月夜的爷爷似乎不在家,所以卯月新带上了长月夜的钥匙,把门反锁了起来。


时间接近五点整,一辆的士停在了长月夜家的门口,从的士上下来了一个带着墨镜和一顶鸭舌帽的人,他付了车费之后,背着他的背包走到了长月夜家门口,拉了拉门发现门被反锁后,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进入房内。


“真是的,为什么还要我特地工作结束之后从东京跑过来,自己人倒是自己处理啊……虽然也有我这边的人……”那人自言自语着,取下了鸭舌帽和墨镜,将这些东西收进背包里,带着背包径直上到了二楼,走进了长月夜的房间,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长月夜,将背包放在地上将长月夜翻了个身,结果长月夜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啧…这是彻底没电了啊。”他叹了口气,坐在了床边,从背包里取出一块扁平的黄色长方体,“没办法,赶快弄完赶快回去吧。”


卯月新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6点了,他发现家门没有锁,他还以为是长月夜醒了,结果走进房门,发现长月夜和一个陌生男人正坐在客厅里谈话。


“新,抱歉让你担心了。”长月夜第一件事居然是和卯月新道歉,这让卯月新挺意外的。


“我不介意……话说这位是?”卯月新的目光落在坐在桌边的那个陌生男人,他穿着一件普通的黑色体恤衫,黑紫色的头发呈现出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头型,长的十分帅气,五官精致,卯月新不由看的有点入神。


等下,这张脸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新,先坐下吧,这位是……”


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新打断了。


“睦月始。”


“诶,你还知道我啊。”睦月始微微笑了笑,抬头看着一脸正经的卯月新。


“我的姐姐是你的粉丝。”卯月新很自然的走到了长月夜的身边坐了下来,长月夜起身给卯月新拿了一个茶杯,给他到了一杯茶。


“那么,这样的偶像大人跑来关西的穷乡僻壤到底有什么事?”卯月新单刀直入的问到。


“我也不想来啊……但是毕竟是工作的一部分。”睦月始叹了口气摊了摊手。


“工作?什么工作?”卯月新问。


“告诉你们事实。”睦月始淡淡的说着,他身边的长月夜微微低下了头。睦月始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嗯,差不多该过来了吧。”


睦月始话音刚落,就听到长月夜家的院子里发出了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从天而摔在了地上的声音。长月夜赶忙拉开玻璃门,就看到外面他家的晾衣架下面歪歪斜斜的坐着两个人,还有一个人站在旁边。


“这个说好的不一样啊?!”叶月阳把倒在地上的皋月葵拉起来,顺便帮他拍了拍粘在身上的灰尘。


“哪里不一样?”霜月隼盘腿坐在地上笑眯眯的问叶月阳。


“你不是说会平稳着陆的吗??这叫平稳??”叶月阳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他的腰。


“诶,这已经很平稳了啊,至少没有脸着地。”霜月隼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他衣服上的土灰。


三个人完全无视了站在那边的长月夜和卯月新,直到睦月始打了个呵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外面的三个人才发现有两个人一直在看着他们。


长月夜招待他们三个人进了房间,6个人围坐在方桌边,谁也没有说话。


“长话短说,可能在场的人还有人不知道我们是机器人的事。”睦月始打破了寂静转头看着他所指的那个不知道的人。


“机器人?”卯月新一脸迷茫的望着正在看着他的霜月隼和睦月始。


“没错,我知道你可以接受,详细的事情你可以问阳或者葵。”睦月始点了点头,卯月新虽然还是突然有点接受不了这个设定,不过事实上他还算是有心里准备,因为他之前曾经不小心把脖颈上的控制台按出来过,只不过他一直都觉得那是一个梦而已。


这么一想其实有些事情就明白了,比如自己为什么懂乐理,会作词之类的。


“你们四个听我说,在这之前没有告诉你们真相就把事情交给你们处理是隼的处理不当,所以现在我必须要重新给你们四个讲述你们之间所发生的真正的事。”睦月始望了望在一边看起来很无所谓的霜月隼说着。


“诶,我只是给他们提意见了而已。”霜月隼显得很无辜。


睦月始叹了口气,将视线转向他面前的四个人,开始从头讲述这件事……


卯月新和皋月葵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直到高中那一年,学校要求学生假期必须要去到关西的人的家里借住,一般借住对象都是和他们年龄相仿的高中生,目的是为了让学生拥有不同寻常的经历。


然后卯月新和皋月葵分别选了两个住在奈良附近的家庭,卯月新向往自由生活所以选了大部分时间独自一人和爷爷生活的长月夜家,皋月葵因为想要体验寺院的生活而选择了叶月阳家。结果长月夜和叶月阳碰巧也是青梅竹马,四个人年纪相同,很快打成了一片。


直到有一天,睦月始和霜月隼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告知了他们真相,四个人当然是十分震惊,但是都还是接受了。


就在这之后,不知道消息从哪里传出去了,那天晚上他们四个人正好在叶月阳家里过夜,一群疯狂科学家半夜闯进了叶月阳家的寺院,劫持走了皋月葵长月夜和卯月新。


叶月阳马上把这件事通知了睦月始和霜月隼,三个人开始着手调查。自从那天之后,皋月葵和卯月新就彻底失踪了,没有一点音讯。


大概两星期后,他们在一个废弃的学校里找到了长月夜,非常不幸的是,他的记忆系统出现了一点缺陷,导致他的信息库里完全遗失了皋月葵的所有事。他们是特殊的那些机器人,信息是无法从外部导入。


一个月后,霜月隼得到情报称有人在某河边找到了皋月葵和卯月新,并秘密带他们回到了他家进行修复。修复过后,皋月葵基本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卯月新信息库里的信息大量遗失,几乎就是一个全新的人。


而且霜月隼告诉他们,如果突然获得了一些遗失的记忆,可能会导致更多的问题。在这之后,霜月隼把处理权全权交给了叶月阳和皋月葵,两个人最终决定,皋月葵和叶月阳住在一起,而且皋月葵保证自己不见长月夜。卯月新则被送回了东京,继续他的课程,他们三个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去见他。


结果,仅仅一年后,卯月新就回来了……回到了长月夜的家里。


没错,就像现在这样。


“这是你们之间在零世界发生的事,所谓的零世界,就是这个大轮回开始的那个世界。”睦月始淡淡的说着,坐在他旁边的霜月隼抬起了茶杯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红茶。


“……那一开始的世界我们是什么样的?”叶月阳问,他对睦月始说的事并不是很触动,因为这些事他几乎都知道。


“嗯……就是像偶像一样,每天都很繁忙。”霜月隼回答到。


“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皋月葵问。


“因为失去……”睦月始垂下眼帘缓缓的说着,“今天,明天,以至于会害怕明天究竟会失去谁,到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始,别说了。”霜月隼打断了睦月始的话,他感觉到睦月始的情绪有点激动,赶忙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失去……他们面前的四个人的神情明显都有了变化。


“这些事你们现在还没有必要知道,你们先处理好你们自己的事吧。”霜月隼笑了笑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东京吧,国王大人。”


“嗯。”睦月始点了点头,用一只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联系我哦,联系方式阳知道,晚安啦。”霜月隼在出门之前对屋里出来送他们的四个人这么笑着说,最后挥了挥手,帮他们带上了房门。


两个人坐上了停在门口的车,车趁着夜色很快行驶上了高速公路。霜月隼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他身边的睦月始则靠着车窗闭着眼睛休息。


“始,你会想他吗?”霜月隼突然问到。


“啊?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睦月始没有睁眼回答到。


“没有哦,我只是今天看到我们家泪兴奋的样子……莫名有点羡慕呢。”霜月隼的神情明显暗淡了下来。


“既然郁醒过来了啊,我找个时间去见一见恋,我们10个见面应该很快了。”睦月始睁开眼睛望着霜月隼,他看到的不是平时的霜月隼,而是稍微有些忧伤的他。


“你知道吗,始,有时候我们俩真是爱逞强呢。”霜月隼无奈的苦笑道。


“没办法,因为我们是他们的领导人啊。”睦月始也跟着叹了口气,“而我们可以依靠的人,已经不在了。”


“是啊……”霜月隼抬起头望着车顶的一片黑色,那片黑色就像快要把他们吞噬掉似得,霜月隼微微勾唇笑了笑,“真是的,今天又说了一些什么奇怪的话,累死了,虽然和始在一起我超级开心。”


“啊?魔王大人是想告诉我你也难得有人类的一面?”睦月始挑眉问一遍的霜月隼。


“这说的就不对了,就算是魔王也是要度过超级无聊的人类的日常的。”霜月隼一本正经的眯起眼睛笑着回答。


十一月降下霜雪,大地上一片雪白,当春天来临时,冰雪会融化,变成清澈的小溪,之后汇入江流,最终流入大海……而大海就是他的归宿。


而每当到了新的一年,春天也就不远了……


————TBC————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口胡些啥了……x
虽然我吃一些很奇怪的cp,但是这篇文的cp都很正统,别多想xxx

评论(6)
热度(48)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