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年中组】初夏眷(5)

我开始沉迷于剪纸和日本综艺无法自拔x
下雨天剪纸码字写作业和翔太的歌更配哦x
基本是变成周更了。

前文:

[0] [1] [2] [3] [4]
——————

(5)

当晚叶月阳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了他的家人他和皋月葵今晚会住在长月夜的家里。


时钟的指针差不多指向了9点整,距离霜月隼和睦月始离开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这一个小时内他们大概是搞懂了所有的事,对于没有把真相告诉卯月新和长月夜这件事,他们两个自然是很生气,特别是长月夜,他不是因为叶月阳瞒着他而生气,而且他觉得叶月阳在这一年里背负了太多。而他还不知道这些,总是这么任性的为难他……


因为这件事,叶月阳已经将近半小时没有和长月夜说过话了。不是叶月阳不想和长月夜说话,而是长月夜好像在刻意躲着叶月阳。


卯月新倒是反而很快接受了这件事,他和皋月葵并肩坐在一起,一边听着皋月葵和他讲述他们之间的事,比如初中的时候的事,高中的事,他自己也很努力的记忆着以前得事,也确实想起了一些。


长月夜站在厨房里,内心五味杂陈。他将手上地胡萝卜均匀的切细,然后放到了汤里,用汤勺搅了搅那锅汤。


他现在的全部心思都在叶月阳和皋月葵的身上。他还没有想起来关于皋月葵的任何一点事,但是,长月夜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熟悉感,甚至有些时候,有些事他脑海中首先想到的人居然是皋月葵。


比如帮忙做饭之类的小事。


但是现在他不想和叶月阳说话,因为他觉得气氛很尴尬,而卯月新又和皋月葵聊的很开心,长月夜觉得插进去也不太好,他们俩毕竟是青梅竹马。长月夜叹了口气,他还是继续在这儿做晚饭吧。


“夜,稍微打扰一下可以吗?”长月夜转过头,他看到了站在门边的皋月葵。


“嗯,没问题。”长月夜应了一声,皋月葵在得到允许之后走进厨房,顺手拉上了门。


“夜,你是在和阳闹别扭吗?”皋月葵靠在墙上抱着手望着正在做饭的长月夜。


“没有。”长月夜看上去很冷静的回答到。


“明明就在闹别扭吧!因为他不告诉你真相所以生气了?”皋月葵无奈的问到。


长月夜放下了手里的汤勺,他微微低下头,眼神中多了几丝,看着眼前的正靠在桌边的皋月葵。他是有一点不难,对自己的不满,他之前什么都不知道,时不时会任性的提一些让阳为难的事,却不知道他的内心还有这样的一块长月夜所没有触碰到的区域。


“相比我来说,你们至少还可以每天见面啊。”皋月葵苦笑着说到。


听到这里长月夜的头低的更低了,他果然还是太任性了。


“至少阳和我说过,夜是一个温柔的人,他不让你见我是因为他想让你在一次一次的轮回中逐渐忘掉我和新的事。”皋月葵走到长月夜的身边,拿起放在桌上的汤勺在锅里轻轻的搅了搅,脸上即使笑着却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些动摇。“我其实很佩服阳啊,他为别人思考很多,即使自己已经身陷困境……”


长月夜偏过头,皋月葵所说的这些事长月夜再清楚不过了,他是叶月阳的青梅竹马,关于他的事,长月有自信比现在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人知道的都多。但往往就是因为这样,双眼才更容易被蒙蔽。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长月夜没有出声,重新拿起手上的菜刀切着手上的菜,他突然低头看到了他手指上已经完全湿了的创可贴,才想起来他的手受伤了这么一件事。


“手指受伤了?”皋月葵突然从长月夜身边冒了出来,吓了长月夜一跳。


“嗯,之前不小心被盘子的碎片划伤了。”长月夜叹了口气,他将手指上的创口贴撕掉,顺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真是的,我来接替你,夜你去那边坐着就好。”皋月葵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的推了推长月夜的背,长月夜虽然很为难,但是看他身后的皋月葵的样子他又不忍心拒绝他。无奈之下长月夜只好解下身上的围裙,把围裙套在皋月葵的身上,又绕到皋月葵的背后给围裙系了个结。


此时正在客厅里的叶月阳和卯月新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望了望时钟,然后两个人的视线很自然的对在了一起。


“新,你觉得小葵怎么样?”叶月阳整个人平躺在榻榻米上,望着天花板。


“很温柔,很好的人。”卯月新几乎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真是符合你的回答,你可别做一些让小葵困扰的事啊!”叶月阳说。


“这句话原话奉还给你,”卯月新抬起头看着叶月阳,微微顿了顿,“你和夜已经快一个小时没说话了。”


“啊啊!不要说出来!”叶月阳拿起放在身边的白色抱枕,朝卯月新扔了过去。


卯月新默默的侧过身,躲开了直线飞过来的抱枕。叶月阳叹了口气,拿过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然后他看到了手机上有两条新信息。


两条都是霜月隼发的,第一条只有一条网页链接,第二条是一段文字。


已经安全把国王大人送上电车(*`▽´*)
链接是国王大人创建的网页,绝对安全,注册邀请码是xxxxxx。注册完后就可以和网站里的人使用私人线路联系,记得帮我告诉一下其他三个孩子,一会儿见。
霜月隼


“新。”叶月阳将手机直接扔给了在一边看着乐谱的卯月新,后者抬起左手很轻松过的接住了叶月阳扔过来的手机,看了看手机上霜月隼的信息,放下右手上的铅笔,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输入了网址。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正经的网站,看上去像是一个论坛,其实是一个用论坛作为障眼法的聊天室。


卯月新上下滑了滑屏幕,给自己注册了一个账号,网页自动生成了一个头衔,还给他自动分进了一个小组。他翻了翻小组成员,小组里现在只有他和另外两个人,是一个上限6人的小组。


“这个网页如何?”叶月阳凑到卯月新的身边,看了看卯月新的手机屏幕。


“一般般吧,一会儿似乎要开会,你快点注册一下吧。”卯月新关掉了手机,继续拿起笔认真的填词。


此时皋月葵和长月夜也从厨房回来了,两个人分别抬着饭菜和汤,放在了桌上。卯月新简单的和长月夜和卯月新说了一下,两个人也各自注册了账号,在这之后长月夜给其他三个人分发了碗筷。


“新,稍微和我过来一下。”皋月葵拿着手机拉起卯月新的手快步走出了客厅。


皋月葵刚刚在厨房和长月夜聊了很多,长月夜后来也算是和他敞开了心扉,讲了很多,长月夜希望能给他几分钟和叶月阳单独相处的时间,他无论如何都会搞定的。


既然长月夜都这么说了,皋月葵当然很愿意给他们两人留一点时间。


“葵?”卯月新表示不解,但还是自愿被皋月葵拉出了房间。


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了两个人,长月夜坐在叶月阳的旁边,很明显看得出来是有什么想说,但是却迟迟不开口,气氛十分尴尬,躲在门外偷看的皋月葵都快急死了。


“夜,抱歉,我不该对你隐瞒小葵的事。”最终两个人之间的沉默被叶月阳打破。


“我才是,我不知道你的难处还一直在为难你。”长月夜低下头。


两个人的关系总算是开始破冰了!!门外的皋月葵见状赶忙带着卯月新回到餐厅。


“快吃吧,我和夜一起做的料理都冷了。”皋月葵把卯月新按到他的位置上,之后自己坐在了空着的桌子的那一边。


“我开动了。”四人双手合十。


霜月隼坐在餐桌前,今天本来也是他一个人吃晚饭,但现在他的身边多了两个人。霜月隼把睦月始送到了京都的车站,虽然很想直接跳上列车和睦月始一起去东京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但是他突然想起家里还有水无月泪在,只好十分不舍的和睦月始道别,之后坐车回家。


水无月泪依然穿着白天的那身看起来就和他的年龄不太配的衣服,左手拿着叉子,右手拿刀,十分熟练的将盘子里的牛排切成小块,然后放到坐在他左边的人的盘子里。


“快点吃吧……郁。”水无月泪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些担心的神情。


被称作郁的粽发少年抬起头望了望坐在他旁边的水无月泪,没有说话。


“身体果然还是不舒服?”水无月泪担心的问,坐在他旁边的少年转过头看着水无月泪,温柔的笑了笑。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而已……”少年说着,突然整个身体失去重心向前倒去,水无月泪赶忙扶住他的身体,少年已经完全合上了双眼,一动不动。


霜月隼赶忙招呼身边的两个仆人将少年抱走了,水无月泪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少年的身上没有离开过,这样的水无月泪霜月隼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免有些惊讶。


“隼,我去陪着郁。”水无月泪最终站了起来准备去追刚刚带走少年的两个仆人。


“诶?等下!今晚的会议怎么办?”霜月隼有些着急的问。


“我知道情况,交给你了。”水无月泪留下这样的一句话,朝霜月隼挥了挥手,替他关上了餐厅的门。


是啊,自己也有一个曾经可以无限付出的对象,现在却已经没有了。


霜月隼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放下手中的餐具,拿起了手边的手机,漫不经心的单手打着字。


步骤如下:①找到合适的数据线。②一端插入手机。③另一端插入你自己的充电口。提示:数据连接上之后到解除链接前会处于昏迷模式,切记小心身边的人哦。


叶月阳晃了晃手上的手机,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坐在旁边的长月夜。长月夜接过手机,看了看之后将手机屏幕朝下放在了桌上,站起身从旁边的橱柜里拿出了一捆数据线,各式各样的接口,看上去很齐全。


“真的要按照这个做吗……总觉得很危险……”长月夜回到方桌边坐了下来,看着霜月隼发过来的信息十分不安。


“应该没事吧……”皋月葵很快锁定了符合自己的手机数据线,将那根数据线取了出来。


“看着就很危险。”叶月阳抱着手紧紧盯着他的手机。


“万一手机或者网站里面有病毒……”卯月新突然说到。


“不,那个东西绝对不会有的……”皋月葵忍不住吐槽到。


“既然要做就不要拖拖拉拉的了!”叶月阳伸长手拿过他自己的手机,将数据线的一端插进了手机里,旁边的三个人也从长月夜拿出来的那一捆数据线里找出了和自己的手机相配的数据线。


因为制作团队不同,所以他们各自的终端控制台设置在脖颈上不同的地方,可以说完全是按照设计师的口味设计的。基本款就是像皋月葵和长月夜的那样,在后颈上,还有像叶月阳在侧面的,最后还有像卯月新这样的直接设计在声带旁边的位置上,还真是少见……怪不得卯月新会把这个控制台按出来!


四个人同时将接口插入了他们的终端控制台中,伴随着一阵像是触电了的感觉,电流迅速通过他们的身体,论坛的程序迅速读取了他们的数据,并通过数据线倒进了手机里,失去了核心的数据,他们的躯体便如同失去了灵魂一样,双目无神的倒在了地上。


他们此时身处的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身边看上去没有边界,周围一片空白,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不远处有几个人影,似乎正在向他们走过来。随着人的轮廓逐渐变的清晰,来者的相貌也逐渐看得清楚了。


“抱歉久等了。”霜月隼朝着他们挥了挥手,他的身边站着的是睦月始,睦月始的旁边站着两个没有见过面的少年。高一些的粉发少年身高和皋月葵相仿,正在四处观望,矮一些的金发少年则不知道在数什么。


“介绍一下。”睦月始将身边的两个少年往前推了推。


“我是如月恋!可以叫我恋。”自称如月恋的粉发少年向前走了一步,性质高昂的说到。


“我是师走驱。”旁边的金发少年爽朗的笑着挥了挥手。


“今天参加会议的人就是这几个人了。”睦月始点了点头,在每个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块透明的屏幕,上面显示着12块颜色不同的方块,上面还各自标了数字。


“主要是让你们了解企划的真正目的和所有成员。”霜月隼笑了笑说到。


“你们有时间自由了解,有问题可以问我和隼。
”睦月始淡淡的说到。


皋月葵叹了口气,伸出手指上下滑动面前的屏幕,最后还是点开了方块1,很快方块中就弹出了许多窗口,与想象中的不同只有一段文字,剩下的全是图片。


睦月始,一月担当,目前12个人中唯一一个为企划事务所工作的人。


为什么要为企划事务所工作?他们不是已经在某种意义上脱离事务所暂时自由了吗?


皋月葵抬起头望了望正在和霜月隼聊天的睦月始,又低下头收回视线胡乱点了一个方块,跳出来的图片看上去很温柔的人。


弥生春,三月担当,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是……”皋月葵神情复杂的转过头看了看旁边的卯月新,他看到卯月新正在看自己的资料,总觉得看到自己的照片有种很羞耻的感觉,皋月葵很快转头看向正前方的睦月始。


“准确的说是被囚禁起来了。”霜月隼意味深长的说到,“事务所搞的鬼,为了拴住始……”


睦月始没有说话,眼神明显暗淡了许多。


“那这位呢?嗯……七月担当,文月海。”叶月阳漫不经心的问到。


“诶,阳对我的海感兴趣吗?”霜月隼露出一丝看上去很危险的笑容。


“并没有兴趣,因为这个后面保密,保密是什么情况?”叶月阳指着眼前屏幕上的字问。


“啊,这是秘密,暂时不能和你们说哦。”霜月隼双手在胸前交叉比出了一个X的形状。


“还有问题吗?”一直沉默的睦月始突然开口问到,所有的人都没有吭声,睦月始又等了几秒,确定没有问题之后点了点头。


“最后一件事,明天我会脱离事务所,之后我们所有10个人全部作为脱离月pro事务所的偶像出道。”


什……什么??


等一下!出道??


“等等,始脱离了事务所,春怎么办?”皋月葵从震惊中缓过神,连忙问到。


“而且用什么出道?”长月夜补充问。


“春的话没事的,毕竟我们这边也是放长线钓大鱼,为了能够彻底脱离事务所,作为只属于我们12个人的组合而做准备,”睦月始顿了顿,“也就是说,要让事务所没有办法控制住我们。”


“也就是说,当人气足够高的时候,事务所就没办再将我们归入名下了。”霜月隼补充道。


“事务所所谓的‘控制’是什么?”师走驱问。


“因为我们是拥有‘心’的机器人啊,对于事务所来说,不是最好的研究材料吗?”霜月隼笑着说到。


“没错,在之前几个轮回中,我们最后都被作为研究材料,而不是作为闪耀的偶像。”睦月始努力让自己语气平静的说着。


明明是为了成为偶像而创造出来的,最后却沦落成为试验品,到头来,就算他们真的变成了“人类”,也是被作为“东西”而对待。因为他们就是为了别人而被创造出来的“东西”。


八个人之间的气氛沉重了许多,要拯救自己只能靠自己了。


“下一步,要怎么做?”


“发表出道曲。”


“组合名?”


“Six Gravity 和 Procellarum。”


————TBC————

感觉又水了一章x

评论(3)
热度(44)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