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年中组】初夏眷(6)

沉迷于阴阳师不能自拔,然后就疯狂拖更!x

前文链接:

[0] [1] [2] [3] [4] [5]
————————

(6)


距离Six Gravity 和 Procellarum的出道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


所有成员在经过一个月的辛苦练习唱歌和工作后,每个人的出道曲都已经顺利的制作了出来,主要由水无月泪,睦月始和皋月葵三个人谱曲,写好曲子之后分发到每个人的手里,由每个人自己填词,然后练习,练习好之后录音,最后经过处理后发表。


每个人的出道曲都获得了好评,震撼而又好听的歌曲加上他们各自帅气的长相,在社会里掀起了一阵热潮。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了大街小巷,彻底火了起来。


刚出道就获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本应该是好好休息的时候了,对于叶月阳和长月夜来说,假期中的返校日却近在眼前了,虽然没有什么大事,但是现在的他们已经是热门话题,自从出道后叶月阳和长月夜的手机时不时会接到同校的某些迷妹的电话……完全不知道是谁透露出去的!


总觉得现在去学校会被强势围观……长月夜和叶月阳双双叹了口气,正趴在地上看今天刚刚送到的他们的出道写真的卯月新和皋月葵抬起头看着无助叹气的阳夜二人。


“我觉得返校日绝对会被围观的,我们要不请假吧……”叶月阳一脸胃疼的说到。


“虽然我也想请假……但是没有特许的话……”长月夜拍了拍叶月阳的肩膀叹了口气。


“特许找始和隼要不就好了。”叶月阳说着已经从桌上拿过手机准备执行他说的话。


“……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长月夜叹了口气,他已经把他所有的和学校有关的活动都请了假,也就是所谓的特许。他和叶月阳加上这次的返校日,刚出道一个月已经要过三次特许了。


“说起来,我们下一步要干嘛来着?”叶月阳突然想起了这么一件事,赶忙问身边的3个人。


“好像是组合活动。”卯月新想了想回答到。


所谓的组合活动,就是从现在已经出道的10个人里2个人作为一个小组,进行小组活动,比如组合歌曲,出演舞台剧,或者是参加节目等等一些列活动。因为现在他们没有事务所和经纪人在掌管这些事,所以这些事现在主要是由两队的队长——睦月始和霜月隼主管。


媒体对睦月始脱离月Pro事务所的猜测不一,事务所那边到目前为止除了表示很遗憾之外没有任何的申明,这样不明不白的回答却不经意间逐渐放大了这个话题。


关于小组活动的具体内容,目前定下来的有四个,由长月夜和皋月葵参加电视台名为“新秀之星”的歌唱节目,叶月阳和卯月新参加旅游节目的录制。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如月恋和师走驱参加的搞笑节目,最后是霜月隼和睦月始的广播剧。


按照日程,最先进行的是长月夜和皋月葵的活动,初赛的日子正好是整整两个星期之后。根据前两天和睦月始和霜月隼探讨的结果来看,参加这样的新秀节目不仅需要良好的唱功,主办方还要求参赛人员需要自行寻找作曲家。皋月葵虽然会作曲,但个人总是说对于作曲自己还在持续学习的路上,所以推辞了睦月始提出的由自己作曲的要求。


结果最后两个队长还是没能睡服皋月葵作曲,到最后,霜月隼迫不得已给他推荐了一个作曲家,六月担当,水无月泪。他们在上个星期三,三个人就已经在睦月始创建的GP网站上见过面,也稍微讨论过关于作曲的想法,他们之间相处的很不错,很快就互相了解了一些对方的事,何况长月夜和水无月泪是互相认识的,虽然他们俩会互相认识真是意外的事。


碰碰。门口传开了敲门声,长月夜赶忙站起来跑到自家的玄关门口,拉开了门,背对着门外站着的人居然是霜月隼,他似乎正在和谁通电话,并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长月夜。


“是……是的……那件事并不是出自我的本意……”霜月隼有些机械般的回答着。


“问题……什么问题?……诶?”霜月隼的面部表情稍微抽搐了一下。


“住手……不要逼我!!!”霜月隼将手机朝前扔了出去,银白色的手机重重的摔在了路边的草丛里,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显示着一个未知的通话地址,似乎是扔出去的时候碰到了扬声器,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电话里的人的声音。


“从一开始不听话的人就是你啊,当时要求你为我们干活,结果始出面顶替了你。现在变成这样,是因为你已经知道海在哪里了吗?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味的任性?霜月隼,你究竟对其他的孩子们隐瞒了多少事?”透过扩音器的男人的声音明显有些奇怪,听起来是用过变声器。


“啰嗦,我想怎么样是我自己的选择。”霜月隼缓慢的走到草丛边,弯下腰准备捡起手机。


“既然交涉决裂了,我们就要动真格了。”电话里的男人冷冷的笑了笑。


“是吗?如果你派人杀了我们,我们就会停止偶像活动,我说过了,我这次是留下了杀手锏的,到时候到底会有多少事找上你们呢?”霜月隼笑了笑,从草丛里捡起了电话。


“霜月隼,走着瞧。”男人冷冷的说着,挂断了电话。


霜月隼擦了擦手机上粘着的泥土,将手机放进风衣的口袋里,转过了头,映入他眼帘是站在门口的长月夜。


“早啊,夜。”霜月隼收起刚刚的表情,笑着朝长月夜招了招手。


“早……隼。”长月夜还震惊于几秒前那样的霜月隼,他左右望了望,结果没有看到他心里想的那个人,只好先带着霜月隼进了门,问到,“泪呢?”


霜月隼没有回话,而是向前迈了几步,一步一步的逼近长月夜。


“诶?……隼?”长月夜有些紧张的看着眼前正在逼近自己的人,下意识的后退,直到后背触碰到了冰凉的墙壁他才不得不停下来,他抬起头,对上了霜月隼的双眸,和那如同黄绿色的琥珀般的瞳仁,虽然眼含笑意,眼底却有着丝丝忧伤。


这样的霜月隼长月夜还是第一次见,此时他和霜月隼之间的距离很近,以至于长月夜的眼里只能看到霜月隼。虽然是两个男人,凑的这么近也让长月夜的脸颊有些发烫。


“隼?”长月夜偏过头想要避开霜月隼的视线。


“啊…夜看到了吧?”霜月隼压低声音问。


“……恩。”长月夜轻轻的应了一声。


霜月隼没有说话,他直起身体,轻轻的拍了拍长月夜的肩。


“……隼。”不知什么时候水无月泪就已经站在了房门外,和平时穿的不一样,他穿了一件灰色的长袖上衣,腰上系着一件黑白条纹的外套,看上去要精神许多。他的手里抱着一个布袋,可以看得出来里面放了很多东西。


“是泪啊,迟到了哦。”霜月隼走到水无月泪的身后伸出手推了推他的背。


“抱歉……郁家附近有些奇怪的东西在游荡,处理完了才过来的。”水无月泪淡淡的说着。


“这样,没有受伤吧?”霜月隼叹了口气问到。


“大致上没事。”水无月泪点头认同,霜月隼也松了口气。


旁边的长月夜从刚开始就没太懂他们在说什么,等到俩个人终于停下了迷一样的交流,长月夜才带着他们来到了客厅。连上刚来的两个人,他们六个人围坐在小方桌的边上,长月夜给他们两人一人倒了一杯茶。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水无月泪尽快把曲子写出来,距离参加“新秀之星”还有整整两周,他们的作曲家是水无月泪,在曲子写出来之后他们两个还需要填词,所以在开始前水无月泪先把大概得日程安排和夜葵两人说了一下。之后他们又协商了一会儿,把最终的日程表定了下来。


另一边的卯月新已经无聊的抱着抱枕睡着了,叶月阳正在专注的玩儿游戏,霜月隼正在悠闲的喝茶。毕竟他们三个人都不想打扰到另外三个人的工作。


“阳,新,我们去楼上吧,有些有趣的事要你们做。”霜月隼突然说到。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隼这么一说,叶月阳不明的觉得背后一凉。


卯月新倒是很无所谓的望了望他们两个人,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如果是叶月阳要去他就跟着去,不去的话他肯定会继续抱着他的抱枕睡觉。


“走吧。”为了给对面投入的三个人一个安静的环境,叶月阳无可奈何的答应了霜月隼的提议,虽然这真的不出自他的本意。


“泪,'那个'稍微借我一下。”霜月隼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裤子裤腰的位置,似乎是在暗示什么的样子。


水无月泪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很快又回复了他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隼……今天带的可不是玩具。”水无月泪淡淡的说到。


“这我当然知道,借用一下而已。”霜月隼朝着水无月泪眯起眼睛和善的笑了笑。


“我知道了。”水无月泪无奈的点了点头,将一直系在腰上的外套取了下来,一取下来立刻就刷新了屋内除了霜月隼之外的几个人的世界观。


水无月泪的裤腰的左右分别挂着两个不长不短的皮质套壳,看着这样的造型谁都知道是什么,而且是危险物品,手枪。但是水无月泪为什么会带着手枪,而且平民持有武器不是犯法的吗?


水无月泪解下他挂在裤腰上的两个枪套,交到了霜月隼的手里,霜月隼很开心的接过两个枪套,将里面的枪取了出来,然后兴高采烈的拉着叶月阳和卯月新往楼上跑了。


水无月泪转过头望了望旁边一脸惊讶的长月夜和皋月葵,这两个人明显还没从刚刚的事情里缓过来,水无月泪也不忙,他用勺子舀了一勺手里的布丁,放进口中,布丁的甜味加上香浓的奶香充斥在口中。


“泪……”长月夜望着依然面无表情的水无月泪不免有些担心。


“我知道……”水无月泪顿了顿,抬起头望着一边的长月夜,眼神却中多了几分动摇。“但是不这么做,就保护不了那个人。”


保护,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词。


“泪,能问个问题吗?”在一旁的皋月葵默默的举起手,水无月泪抬起头望着坐在左边的皋月葵,点了点头。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机器人的?”


“嗯……很早了,”水无月泪淡淡的回答,“我之前被海收留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了。”


“海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大家好像都很依赖他……”这次提问的是长月夜。


水无月泪没有立刻回答,他抬起手理了理他的刘海,勾起唇角微微笑了笑。


“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水无月泪平静的回答到。


楼上的三个人在霜月隼的带领下一点都不客气的占用了长月夜的房间。霜月隼在他的风衣口袋里摸了半天,翻出了一个睦月始Q版式样的USB。他将USB插入自己颈部的控制台里,随着电波的声音一块透明的屏幕零零散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霜月隼伸出右手上下滑动了一下屏幕,就把USB拔了出来,递给了旁边的叶月阳。


“这个里面有一个程序,名为‘点亮战斗技能’,顾名思义就是让你能战斗的程序。原开发者是我,这个程序相当于是从我身上拷贝到你们的程序里,然后你们也就有战斗程序了。”霜月隼不慌不忙的说着。


“为什么需要这个程序?”卯月新问。


“为了保护对你们来说重要的人。”霜月隼用右手撑着下颚难得语气清淡的说到,他顿了顿,观察了一下身边两个人的表情,继续说道,“那些人已经动真格了。”


“政府不干预吗?”叶月阳问。


“当然要干预,正因为如此,他们派来的人都是很优秀的杀手。”霜月隼回答。


卯月新和叶月阳互相望了望,如果那些人真的来到这里,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去保护他的话,看到那个人在自己的眼前被杀,他们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眼神坚定的望向霜月隼,霜月隼点了点头,指了指桌上睦月始形象的USB,两个人先后分别都将安装程序拷贝进了自己的系统里。


“最后一件事,安装程序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会处于昏迷状态,我会一直和你们在一起保证你们和楼下三个人的安全。”霜月隼眯着眼睛笑望眼前的两个人,叶月阳从第一次见面就觉得霜月隼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特别玄幻不说,还总是保持着他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但是他很清楚,这个人比他想象的背负的东西更多。


霜月隼望着眼前两个人笑了笑,他向前微微探出身体,伸出双手轻轻的摸了摸两个人的发顶,来自手掌的温度确确实实的传递给了两个人。“人”,对他们来说本应该是遥不可及的存在,现在却变得这么真实,变得想要作为人而活下去。就像被囚禁在笼中的小鸟,明知道自己从来没有飞翔过,明知道不可能,却每天都在期望飞向那片老天。


想要成为“人”,为此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他们心知肚明。


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TBC———

评论(2)
热度(45)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