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tia渝

哈喽这儿渝涅,也可以叫我渝:D
是一只产产粮,摸摸鱼,做做游戏,推推文的咸鱼
-了解所有的产过的粮可以看手动索引。
-目前蹲的坑:阿松,月歌,声优,其余坑已出坑,未完结且没弃的文会迅速结尾。
-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
-中长篇?不存在的!
-欢迎私信,看到都会回!
-围脖:Emitia旂
感谢各位大爷的厚爱(๑•̀ㅁ•́ฅ)

【阳夜】TURE HEART

一本正经的复健短篇。
其实是产给这个人的粮→@商大第一优等生♡ 
cp:阳夜。其他人均为龙套角色bushi
架空,梦100同声优的王子身份借用,因为实在懒得想设定x。
结局He,有点肉渣。
之后大概会补人物对照。

——————————

TURE HEART


-0-

伫立在庭院中央的银色喷泉,在月光的照射下,冰凉的水流变得更加清澈透明。


长月夜站在喷泉的前方,灰蓝色的眼眸紧紧的注视着从喷泉中央喷涌出来的水柱。然而,即便是眼前他最喜爱的喷泉也无法抹平他心底的不安,他甚至不敢抬起头看着就站在他右边6米的叶月阳。


不能将自己现在的心情说出口的叶月阳,与不能面对自己真心的长月夜。


两个人如同两个木头人似的站在原地,想说的与不想说的,全部都被喷泉的声音淹没了……


-1-

长月夜第一次见到叶月阳是三个月前,但他并不是以一国王子的身份去见的叶月阳,而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佣人。


受到自己所属的国家的政治派遣,长月夜不得不秘密前往一个在他的心里一直是个神秘存在的国家——奇妙之梦。


这次前往奇妙之梦的目的有两个,这个地方国如其名,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几乎没有人知道如何前往那个地方,所以他们两国除了外交之外,几乎没法私下接触。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寻找这个关于这个国家的任何线索。其二,听说最近奇妙之梦里出现了一个新王子,名叫叶月阳,奥茨的上层猜测纷纷,与其猜测,他们不如实地考察一下这个新王子。但是,奇幻之梦的上层不知道究竟是想隐藏什么,居然不让新王子不参加外交。奥茨的上层都快气死了,最终,他们只有动用最终手段——派人潜入。


然后这个重担不知怎么就落在了长月夜的肩上,他本人可是一点儿都不想去什么奇幻之梦,明明国内的事就有得他忙了。但是毕竟是他们的国王的命令,长月夜也不能违背,所以他收拾好了随身物品,准备前往奇幻之梦。


既然要出门,功课总是要做的。长月夜是个聪明人,他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普通,完全没有一个王子该有的样子,其实他很细心,比起其他的王子,他让国王省心的多。另外加上长月夜性格十分好,私下与许多王子都有私交。


比如奇幻之梦的第一王子,师走驱。


长月夜从来没有想到过兄弟中最年幼的一个人会是第一王子,因为这样的制度大部分国家都是不采用的。研究表明大多数情况下,思想的成熟与年龄大小直接挂钩,第一王子一般情况下也就是兄弟中最年长的一个。


师走驱是一个例外,据本人说,决定奇幻之梦第一王子的标准是童心,所以他才能上任。


长月夜与师走驱约定的地点是在奥茨边境上的一个小城镇里。但毕竟长月夜也是一国的王子,不想引人瞩目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他周围的人的反应也都大同小异。


果然很不习惯这种被人盯着看的空气……长月夜微微叹了口气。直到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长月夜转过头,看到了身后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和黑色墨镜的人,从身材看来应该是少年,但很明显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好人,长月夜微微皱了皱眉?


“请问有什么事吗?”长月夜平静的问到,周围的人听到他们王子的声音很快将视线投到了长月夜的身上。


那个人左右看了看,依然没有说话,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正方形的布块,递给了长月夜,长月夜低下头看了看手心里的正方形物体,上面绣着一株麦穗与弯月相互交错的图案。


这是,属于长月夜的图案,类似于本人的象征,长月夜只将自己的象征图案给过极少数的人,而且这样还是缝在正方形香袋上的图案……


长月夜将手中的香袋还给了眼前的人,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放了三个银币在桌上,随着少年一起离开了小店。


“真是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坏人……”长月夜长舒了一口气,他身前的少年取下鸭舌帽和墨镜,露出的是金色的短发和与头发颜色相同充满活力的瞳仁。


“抱歉抱歉,我毕竟是别人国家的王子,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师走驱无奈的笑了笑,将他的伪装全部塞进自己的背包里,和长月夜并肩向前走去,两人之间再也没有交流。


“那么,你要来我们国家做什么?”突然,师走驱冷不丁的问到,语气里透着敌意。


“奉命调查。”长月夜言语冷静的回答到。


“啊,调查阳啊……”师走驱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方面的话我很愿意帮忙,需要什么方面的帮忙?”


长月夜仔细想了想,不管怎么说,他首先需要一个接近叶月阳的机会。


那就……给我安排一个身份吧。长月夜笑着回答到。


那么作为回礼,你就把你的某个产品的产权交给我们吧。师走驱无害的笑道。


长月夜听到师走驱的话微微皱了皱眉,他们奥茨确实是以魔法和机械撑起的国家,但产权这种东西,并不是能随便说给就给的。


念在他需要师走驱帮忙的份上,长月夜最终还是无奈的同意了。


-2-

长月夜心情有些忐忑的穿上了挂在墙上的制服,今天是他在叶月阳身边工作的第一天。


主要工作是照顾叶月阳的一切,做的是普通的佣人的工作。


总而言之,他必须努力工作,作为王子为父王排忧解难才是他应该做的事。长月夜对着镜子最后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敲响了叶月阳房间的门。


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反应,长月夜又重新敲了敲门,门内依然没有回应。


不会是上任第一天就出事吧?!长月夜心下一紧,直接推开了房门,空旷的房间里居然空无一人,床上的被子有翻动过的痕迹,应该刚刚还在……那么那个人究竟是去哪里了……


不等长月夜思考完,门后窜出一个黑影,从背后抓住长月夜的右手压在背上,长月夜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冰凉的刀刃已经抵在了他的脖颈上。


“不要动哦,回答我的问题。你是哪个兄长派来的?有什么要事?”站在长月夜背后的人笑着说到,长月夜不敢断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叶月阳,现在的情况下他也不能什么都不说。


“我……我是师走驱大人派来的,找叶月阳王子……”对方压制住自己的手很用力,连长月夜也觉得有些痛。


“诶……小驱啊……”那个人立刻松开了手,将刀随手放在了一旁的铁质方桌上,长月夜也得以转过头,看清了身后的人的面孔,橘红色的头发被随意的拢在脑后,身上还穿着画着咖喱的睡衣,紫色的眼眸看上去十分迷人和神秘,却能从中感受到热情。长月夜不经看的有些入迷,和自己相比他们真是两个不同类型的人啊。


“抱歉抱歉,我就是叶月阳,还以为你是兄长派来的人。”叶月阳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没事,毕竟王子殿下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得知眼前的人就是叶月阳之后,长月夜立刻一秒入戏。


“啊真是抱歉!你叫什么名字?”叶月阳顺手关上了门,带着长月夜走进他的房间。


“长月夜,王子殿下。”长月夜礼貌的回答到。


“真是个好名字啊,夜。”叶月阳爽朗的笑出了声。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人如其名,就像太阳一样。


“对了王子殿下,这是师走驱大人让我给你的东西。”长月夜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双手递到了叶月阳的眼前,叶月阳接过信,用手边的小刀拆开封口,大致的看了看信的内容,最后朝长月夜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叶月阳笑着说。


什……什什么??长月夜突然脸色大变。


“王……王子殿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佣人……”长月夜刚想要解释,却发现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应该解释什么。不仅如此,他心中不知为什么,居然有些小小的期待。


“做我的贴身佣人吧,夜!”


“好……”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答应了。


-3-

叶月阳最近变得很奇怪,自从长月夜进入了他的世界以来,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长月夜做的饭简直是人间美味,虽然他之前也是吃皇宫里提供的食物过来的,但是,长月夜做的料理里,不仅美味,还有一股温柔的味道,那是他所触及不到的温柔……


皇位,纷争,地位,权利。叶月阳对这些都没有兴趣,更不想被卷入其中,况且,所谓的兄弟根本就是虚假的存在,他们只不过是被国王从国内找来的人而已,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所有王子中和叶月阳关系要好的只有师走驱,所以他几乎只和师走驱相处。正因为如此,他每天看着兄长们的脸色,即使他依旧很自由,心却在慢慢的变得冰凉,对身边的事变得越来越冷漠。


最终,他终于离开了皇宫,回到他的家乡,这样不关乎国家的王子,国王自然没有对他抱太大的希望,所以没有对外界汇报。直到最近,师走驱当上了第一王子掌握国家大权,他才找叶月阳回来。


他难得在同族人那里找到的热情和温柔,现在却又要回到那个冰冷的地方。


在他绝望的时候,他遇到了长月夜。


长月夜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朴素的衣着,稍微有些偏瘦的身材,偶尔让人觉得有些若不经风,他个人不仅精通料理,无论是礼仪还是气质都十分吸引人。


他是一个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普通人。而叶月阳比任何一个人都喜欢这个普通人,这个给他带来了光明的人。他很清楚,每当长月夜站在他身后的时候,他心中的悸动总是在询问着他的真心。


叶月阳叹了口气把手上的无聊的报告扔到了桌上,抬起茶杯抿了一口白色陶瓷杯中的褐红色液体,红茶浓郁的香醇在口中逐渐蔓延开。


“今天的红茶如何?”长月夜站在叶月阳的身后问到。


“嗯……虽然浸泡的时间短了点儿,香味很足,但是口感很清爽,比起上个月你刚啦的时候泡的红茶好多了!”叶月阳满意的点了点头。


长月夜长舒了一口气,开心的弯起眼眸笑了笑。听说叶月阳对红茶很有研究,毕竟在他的国家,所有这些东西都是由仪器控制和调节,他跟着叶月阳也学到了一些他之前学不到的东西。这一个月内,他已经大致知道叶月阳是一个什么样的王子了。明明只要他想做的事就能做好,却总是懒懒散散,以自己高兴为第一要事,有时候会为了自己的自由和高兴说谎……表面上很轻浮,其实内心十分细腻,而且在一些东西上莫名很执着。


长月夜有时候甚至有些羡慕叶月阳,他自己在很多事上需要花很多时间来学习,除了料理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擅长的东西。而且他们奥茨的王子都拥有魔力,上天入地下海无所不能,但是长月夜也渐渐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长期受到机械与魔力的支配,会逐渐让一个人变得越来越冷漠,任何的事情机器都可以帮你做到最细致,机械做不到的事情就靠魔法,奥茨的王子们逐渐疏远了彼此,与其和一个人在一起解决问题,不如直接自己解决来的快。


“夜,下午去哪里玩儿吧。”叶月阳伸了个懒腰,仰望身后表情有些复杂的长月夜。


“诶……又来?上次阳偷偷带着我去集市被抓到了,还被驱说教了的不是吗……”长月夜好忙回过神,有些无奈的望着叶月阳。


“有什么的!这次我们从窗台溜走,肯定不会被发现的!”叶月阳偷偷的笑着,看上去自信满满。


“好……好吧,那我先回房间换一身衣服,一会儿就过来。”长月夜最后迫不得已的答应了,离开前顺手帮叶月阳带上了房间的门。


长月夜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沿上,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两个人偷偷的跑出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虽然师走驱不怎么管,但是每一次被抓到都十分尴尬。


但是……和阳两个人单独的出去,每一次都很开心,就像两个人在约会一样……


约会???自己喜欢他??


长月夜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他好歹是奥茨的王子,怎么能这么轻易喜欢上别国的王子,那人还是自己的观察对象,更何况他们还同是男人……



大概是错觉吧……长月夜垂下眼帘,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以为自己早已失去了自己的“心”,却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唤醒了他沉睡在体内的真心。



-4-

奇幻之梦迎来了久违的雨季,听叶月阳说,这样的雨季每两个月会持续一星期,奇妙之梦的天气和奥茨一样,是通过人工控制,奥茨有一个控制天气的机器,里面被输入了严格的一年的天气,也就是说,奥茨的人民从新年第一天开始就知今年所有的天气状况,虽然十分无趣,却也很方便。这台机器出自长月夜的兄长之手,但直到长月夜离开前都是长月夜进行检修和控制。


而在奇妙之梦,每个星期的天气是由师走驱在星期日的晚上决定的。


窗外阴雨绵绵,长月夜坐在窗边,今天是奇妙之梦例行的议会,每到例行议会的日子就是长月夜给国家写报告的日子。


桌上的笔与纸摩擦发出的声音回响在长月夜的房间里,笔与纸的主人却正在看着外面的花园发呆。


直到叶月阳那一抹标志性的橙发印入了长月夜的眼帘,今天因为要出席例行会议,叶月阳特地换上了奇妙之梦王子在出席会议时的正装,还特地戴了礼帽。


长月夜看到叶月阳飞奔着冲向树林的方向,手上好像抱着什么。下着这么大的雨,万一他遇到了什么危险的话……


想到这里,长月夜再也坐不住了,他也不管还在用魔力操控的笔,拿起伞就冲出了房门。但这么大的森林,长月夜也不知道叶月阳到底去了哪里,看来只有一种方法了。


长月夜用手指在空气中画出了一个枫叶的形状,之后那片区域的空气逐渐开始扭曲,最后变成了一只发着光的百灵鸟。


“长月夜殿下,有什么能帮您的吗?”百灵鸟空灵的声音回响在长月夜的耳边


“带着我去找叶月阳。”长月夜回答。


叶月阳在森林里快步走着,他的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兔子。例行会议上总是在讨论他最讨厌的问题,会议一结束,叶月阳就冲出了房间,在花园里发现了这只白兔子。首先皇宫里不可以养这些宠物,其次叶月阳总觉得这只很眼熟。


总不能把他撂在这儿不管。叶月阳突然想起了在森林里有一间他以前躲避兄长们的小木屋,也许可以先把这只白兔子带到那里去。


淋着雨走了将近20分钟,叶月阳终于看到了那间木屋。而站在木屋门口的人居然是长月夜。


“夜……你为什么会知道这里?”叶月阳惊讶的问。


“师走驱殿下告诉我的。”长月夜这么回答到,叶月阳没有再说什么,将怀里的白兔子递给了长月夜,打开了小木屋的门。


这个小木屋里东西还真不少,壁炉,床,桌子,甚至连急救箱都有,长月夜打开了急救箱,给白兔子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之后走到了叶月阳的身边。他们两人的衣服已经几乎被淋湿了,为了叶月阳,长月夜已经放弃了思考,直接将旁边的木头扔进了壁炉里,用手指了指木柴,木柴便燃烧了起来。


“夜……你究竟是……”等长月夜坐下之后叶月阳问到。


长月夜并没有立刻回答叶月阳的问题,他明明已经预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在心里已经告诫过自己必须冷静的像平常人一样应对这件事。结果还是搞砸了。


事到如今,要不就坦白了吧。长月夜深吸了一口气,他转过头望着身向旁边的叶月阳,却发现对方正在看着自己。长月夜看到叶月阳真诚的眼神突然一紧张,把要说的话全都忘了,不好继续盯着旁边的人,只好立刻将视线转向了正在燃烧的壁炉。


之后两人都各自保持着沉默,外面的雨并没有要停歇的样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越来越暗,最终树林淹没在以前黑暗当中。


看样子今晚是回不去了。


-5-


小木屋里的床只有一张。


没错,只有一张。


长月夜每每想到这里都觉得好无奈,他躺在床上,然后翻了个身。


此时他正背对着叶月阳躺在床上,叶月阳抱着那只白兔子坐在床边,也许是因为这只白兔子的原因,屋里的气氛相比之前稍微好了一些。


长月夜用屋里的一个纸盒给白兔子做了一个临时窝,又贡献出了小屋里唯一的毯子垫在了纸盒里。现在室内有壁炉,也并不是那么冷。


叶月阳把白兔子放进了纸箱里,给它拉了毛毯盖上,然后他走回了床边。他们两个人的外套都被雨淋湿了,现在两个人都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而且不久之后还要睡在同一张床上。


叶月阳望着背对他的长月夜,透过白衬衫可以清晰的看到长月夜的腰线和他单薄的身板,这么直接的观察下来,长月夜比叶月阳想象的还要瘦。


叶月阳叹了口气,躺到了床上,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他明明已经很累了,却怎么都睡不着。


果然是因为长月夜就睡在他的身边的原因。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叶月阳无数次的问过他自己是不是喜欢长月夜。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不想给他添麻烦,距离稍微近一点就会很紧张,想在他的面前展现最好的自己,以及,莫名的心动。


这不就是喜欢吗?


“夜,你还醒着吗?”叶月阳开口问到。


“嗯。”长月夜很老实的回答了,他知道他迟早是要面对叶月阳的,所以他将身体转了过来,和叶月阳面对面,它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几乎只有一个人的距离。


“我喜欢你。”叶月阳望着眼前的长月夜说到。


“…………诶?”听到叶月阳的话长月夜的脑子立刻停止了思考,他本人确实觉得叶月阳很不错,虽然是个任性的王子,但是做事坚决果断,自己很羡慕他,也很善良和帅气。但是喜欢的定义并不是这样的。


“阳……突然在说什么?”长月夜勉强的扯出了一抹微笑。“我……我们不能在一起的。”


“为什么?”叶月阳看上去稍微有些失落。


为什么?这件事长月夜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是奥茨的王子,叶月阳是奇妙之梦的王子,他们的身份不允许他们成为这样的关系。抛开身份,长月夜本人并不是很明白自己的想法,他觉得他对叶月阳的感情仅仅只限于他们是朋友,他是他的仆人。


那么长月夜的真心到底是什么呢?他一直想要面对的他的真心,到底是怎么看待叶月阳的呢?答案恐怕只能问他自己了。


没有等长月夜回答,叶月阳顺势握住长月夜的左手手腕,低头吻住了长月夜,意外的是长月夜并没有反抗,而是稍微有些迟钝的回应着叶月阳的吻。见长月夜没有反抗,叶月阳用舌尖撬开了长月夜的贝齿,在长月夜的口腔贪婪的里掠夺着对方的气息。


长月夜觉得他快要窒息了。他赶忙用另一只手推了推叶月阳,后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唇,把他身前的人揽入怀里,长月夜将头埋在叶月阳的胸前,叶月阳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甜味,被甜味包围的长月夜很快就睡着了。


长月夜知道他一开始只是在利用叶月阳,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对这样的一个人动了真情,但他们终归是两个拥有相同身份不同的使命的人,这样下去只会拖累叶月阳,说不定还会让原本和睦的两国兵戎相见。


他们已经明白对方的真心了。对叶月阳来说是一件好事,而对长月夜来说,他已经越过了自己心里的给自己画的那一条线……长月夜很清楚,他们不能继续呆在一起了。


最好的事就是不遇见彼此,那么只要把叶月阳的关于自己的记忆消除掉就可以了。


长月夜最终还是下不去手。


-6-


长月夜就这么消失在了叶月阳的身边。


人也好,生活痕迹也好。什么都没有了,就连城堡里的护卫都不知道有长月夜这样一个人存在过。


叶月阳冲进了师走驱的房间,气势汹汹的盯着坐在窗台边的桌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看文件的师走驱。


师走驱的对面坐着两个人,似乎是前来拜访的客人。


“正好,来开茶会吧,今天有也客人在。”师走驱抿笑了笑了一口杯子里的红茶。叶月阳没有拒绝,坐在了师走驱身边的空位上,旁边的仆人立刻帮叶月阳倒了一杯红茶。


“这两位是宝石之国王子,水无月泪和如月恋。”师走驱依然像之前一样十分热情的介绍着,他的交友范围十分广,好像全世界都是他的朋友一样。


“你好。”水无月泪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好!叫我恋就好!”如月恋爽朗的笑道。


“好了好了,大家都互相认识了,我们来确定一个茶会的主题吧。”师走驱在胸前拍了拍手,“我们来讨论一下长月夜吧!”


叶月阳确实是为了知道长月夜的事才来找师走驱的,但他没想到师走驱会用这样的方式。


“长月夜?奥茨的那个长月夜?”如月恋问到。


“正解!大家都来说说吧。”师走驱饶有兴趣的笑着。


“我记得他不是奥茨国王的次子吗?”如月恋歪着头微微想了想。


“嗯……不全是吧,奥茨的王子和我们的一样,是从全国各地找来的。”师走驱说。


“他会魔法。”水无月泪说到,“非常善良的一个人。”


原来是这样,叶月阳终于明白他身边莫名的异样感是怎么回事了。城堡里的人几乎没有人记得长月夜,那是因为他们被长月夜消除了记忆,但是一晚上要清理自己的痕迹,再加上消除所有城堡里的人的记忆实在是太困难。也就是说他肯定有什么内部的帮手,而最有效率的帮手就是……


叶月阳转头阴沉的望着他旁边的师走驱,师走驱双手合十给叶月阳道了个歉。叶月阳哪儿还管这么多,他直接拉起师走驱走出了房门。


“夜到底想做什么?”叶月阳问。


“嗯……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还他的人情,所以他让我帮忙得时候我什么都没有问他。”师走驱摊了摊手。


“我现在要去找他。”叶月阳转身就准备离开。


“阳,不要忘记你自己作为奇妙之梦的王子立场。”师走驱叫住了他,“你现在去见他,他也不会见你的。”


“那还能怎么办?”


师走驱走到叶月阳的身前,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块代表长月夜身份的布块,交给了叶月阳。


“三天之后奥茨会举办感谢祭,我会带着你去,当然不是以王子的身份。这块布块就是长月夜的象征,有了它你可以随意进出奥茨皇宫的任何地方。”师走驱语气依然十分轻松的说到,“这样的机会够了吗?”


“足够了。”叶月阳回答到。


-7-

长月夜认为自己应该尽一个国家的王子的职业,其实只是他们之间的空气太尴尬,他不想再这样尴尬下去,最终长月夜还是带着叶月阳去了他的房间。


刚关上房间的门,长月夜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笨蛋,明明知道我只是在利用你还过来找我。”长月夜不知道他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


“因为我喜欢你啊。”叶月阳笑了笑说到,再次将长月夜抱在怀里。


“说起来,你是不是带着那只白兔子过来了?”长月夜突然问道。


“是啊,驱说认识兔子的主人。”叶月阳回答到。


“兔子的主人到底是谁呢……”长月夜陷入了沉思。


趁着长月夜还在思考的时候,叶月阳在长月夜的发间微微蹭了蹭,将长月夜横抱了起来,径直走到了床边,将长月夜放在柔软的床垫上,解开了长月夜的衣服外套的纽扣。


“……等等……外面有守卫,会被听到的。”长月夜意会但叶月阳想做的事赶忙推了推他试图起身,却被后者重新按回了床上。


“不会的。”叶月阳笑道,俯身轻轻的吻了吻长月夜的唇,右手解开长月夜的领带,轻轻的咬了一下长月夜的下唇。


“唔……你!”长月夜有些害羞的偏过头。


此时,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事外面的人一无所知,白色的兔子在走道上悠闲的闲逛着,直到撞上了一个人的腿。


“公主殿下,是不是该回家了?”那人勾唇笑着俯下身将白兔子从地上抱了起来。


“啊,隼!你又在别人的城堡里闲逛!”他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霜月隼转过头,看到了身后熟悉的身影。


“抱歉,海,我来接公主殿下了。”霜月隼笑了笑。


“哦!白田找到了吗!挺好的……不对!”文月海又被霜月隼带离了话题,他赶忙走上前拉着霜月隼的手就跑。


“你不是要见睦月始吗?他现在没事,你快点跟我来。”


霜月隼无奈的应了两声,转头望了望刚刚路过的长月夜的房间,唇角勾出了一抹微笑。


-END -


隼:(计划通☆)←x


总之这次写了好多……很高兴为阳夜产粮!bushi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1)
热度(43)

© Emitia渝 | Powered by LOFTER